男子遭遇镁光灯下的骗局:签合同最少交1万押金

来源:检察日报
2016-05-06 07:36:00
分享

  “底薪4000元到8000元,免费提供食宿,上五险一金有双休,8小时制双休节假日工资双倍,全力培养新人以及有潜力发现性艺员,外地人员请保留好车票方便日后报销,每月有全勤奖600元到800元不等还可上调……”无论对于求职者,还是怀揣明星梦的人,这样的招聘信息仿佛就是期待已久的福音,然而绝对的利益背后一定是绝对的风险,有时候,可能就是个——镁光灯下的骗局。

  受骗者往往难以维权

  好大一个“馅饼”

  打开某网站招聘信息页面,一则招募演员的启事中写道“底薪4000元到8000元,免费提供食宿,上五险一金有双休,8小时制双休节假日工资双倍”,看似和许多正常工作招聘相差无二,不过这份工作让求职者更心动的是,公司“全力培养新人以及有潜力发现性艺员,外地人员请保留好车票方便日后报销,每月有全勤奖600元到800元不等还可上调……”不知道这条招聘信息是否是王争(化名)曾经看到的那一条,不久前他就是因为这样一则招聘启事陷入了一场骗局之中。

  刚刚结束装修工工作的王争希望能找一份收入更高的工作,在网上看到某演艺公司招聘演员的信息,他心动了。自知自己外在条件普通,王争并没有做明星梦的打算,他应聘的是“道具演员”,在他的理解中,这份工作就是到剧组搬搬东西,最重要的是公司解决食宿,这对北漂的自己来说,每个月可以省下不小的一笔钱。

  事实上,王争不是没有想过这会不会是骗局,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多加小心,如果和招聘启事说的有出入,就赶紧撤退,以免被骗。

  经过电话里简单的沟通,王争找到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望京的博雅国际中心,看着眼前洋气十足的写字楼,王争心里踏实了很多,“在这里办公,公司应该很有实力”。面试过程出奇的顺利,面试官自称杨丽丽,她说:“公司包吃住,不管做影视演员还是做道具演员,做完一年之后都有10万元奖金,只是工作地点在怀柔。”王争心里很高兴,当即表示可以马上入职,愿意签订合同。

  密密麻麻七页的合同看得人晕头转向,但是关键的“月薪,奖金,提供免费食宿”等信息王争还是仔细看清了,和招聘信息上说的一样。就在准备签字那一刻,招聘人员开始和王争要钱了。

  “签合同最少是交1万块钱押金,还有1800块钱伙食费,只要你干完了还退给你。”王争开始警觉起来,想直接走人,避免上当。但又想,“这么好的工作……这笔押金的目的是怕自己干不满一年就主动离职……道具演员能有多苦?我身强力壮的,什么苦没吃过,怎么会主动离职呢?”就这样,王争签了这份合同。

  交完押金的王争身上只剩下不到一百块钱了,好在自己下午就能进驻影视城。所以,面试一结束,他就兴奋地给老乡打电话。听说王争找工作交了钱,老乡提醒他“凡是让你事先交押金的都是骗子”,王争心里有些不安,但转而又想,“自己有合同啊,白纸黑字,再说那么多人应聘呢,如果受骗,我马上回来找他们,他们也不会跑那么快。”

  就这样,王争决定前往怀柔的影视基地开始他新的职业生涯。其间出来打电话时,王争看到有个人尾随着自己,“我问他是干啥的,他说怕你走迷路了,出来看看。”没有多想,王争坐上了前往怀柔的公交车。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颠簸,他来到了约定的地点,按照纸条提示,拨通了联系人秦主任的电话,“他们说你自己打个出租车吧,坐车没两分钟就到地方了,本来是10 块8块就可以坐到,出租车司机让掏50块钱,我说这么近你都要50块钱?最后有个管事的叫王欣的说,没事你掏吧,随后还给你报销。”

  交完出租车费,王争身上还有四十多块钱,他心想“好在马上就有人管自己吃住了”,然而看到集体宿舍一间不大的房子,十几个人的上下床,这个情景让他心里多少有一些失望。不过,听说第二天就有一部大戏要上了,还是张艺谋导演的,这让他觉得又有些新鲜有趣。

  凌晨3点钟,正在熟睡的王争被叫醒去拍戏。接下来的几天,王争发现拍戏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有趣,也没见到什么明星,连续3天都是早出晚归。这些他都能忍受,但是有一点不行,吃不上饭,“夜里有时一两点或者两三点就让你走了,早上也不管饭,中午只给你弄一丁点。”进到剧组,有当地群演提醒他“你们年轻的要是到正规剧组里还可以,如果是到骗人的剧组肯定容易钻到陷阱里”,王争开始紧张起来,是不是自己真的被骗了?他开始注意向身边的室友询问情况,发现每个人都多多少少被收取押金,“有5000的,有6000的,当然也有1万多的。对方一般都是先要求交1万多,等你实在没钱,就往下降点。”

  王争意识到,这很可能就是一个骗局,他想尽快抽身。然而不仅押金没有要回来,王争还被几个人打了一顿。报警后,警察问双方是私了还是走法律途径?尽管私了可以得到一些赔偿,但是王争还是想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当天晚上,无处可去的王争在网吧度过了一夜。第二天,当王争赶回望京这家公司的时候发现,公司封门了。王争到派出所报案。警方回应:这是一起劳动纠纷,建议王争到劳动仲裁机构或是法院解决。

  几经周折,王争找到了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该所针对外来务工人员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接待他的是律师武婕。

  一道无解谜题

  “这就是以招聘为幌子的合同诈骗案。”面对记者“到底是民事劳动纠纷还是刑事诈骗案件”的提问,武婕给出了直截了当的回答。

  记者从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农民工法律援助中心了解到,仅2015年,援助中心接受类似案件咨询近50件,涉案金额约50余万元。“大部分人都选择了默默忍受,本案当事人王争是一个执着的人。”武婕说,王争坚持要讨回公道,然而又谈何容易。

  “我国劳动合同法规定,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不得要求劳动者提供担保或者以其他名义向劳动者收取财物。根据上述法律,即便将押金改成代理费,仍然是不合法的。”武婕向记者介绍说,“从表面来看,这家所谓的公司和劳动者已经签订合同,对双方权利义务有清楚约定,但事实上,仔细审查,这份合同中有很多不正规的地方。”

  记者在律师的指引下,看到王争和这家公司签订的合同,合同抬头没有写甲方,仅在第一段文字里说是“北京影视筹备组”与王争签订合同,而最后盖章的是“寰亚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最奇葩的是,王争两次刷卡缴纳的押金,通过查询,POS机另一端的收费主体是一家叫“丹祥电器”的单位。

  律师调查后发现这三家公司都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而且“没有证据能证明王争的钱是交给寰亚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随后的警方调查中发现,同王争签合同的杨丽丽使用的身份证信息也都是假的。王争这个时候彻底蒙了。

  “案件最后撤诉了。”武婕遗憾而无奈地告诉记者。

  于无解中求解

  “这种情况很多,很平常,这就是潜规则。”记者采访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圈内人,他说自己当年入行就曾差一点遭受这样的命运,好在关键时候遇到了业内前辈领进门。他告诉记者:“就算是不被骗,真正入行了,刚入行头几年也还是在外围折腾,根本接触不到核心团队。这几年,做过经纪人助理,导演助理,制片人助理……所谓助理,很多时候就是跑腿买盒饭、等人耗时间……”在这些过程中,他也经常目睹那些怀揣明星梦的群演们的艰辛,“群演的收入一天100元到200元不等,300元就算多了,但是这些钱群头都要抽一部分,群演最后能拿到多少就说不定了。尽管这样,有的人也愿意。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梦想与热爱’吧。”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曾代理过多起演员维权案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总结目前群演生活状况的几个特点:“第一,很多群众演员不签劳动合同,如果演出中受伤根本不能证明双方之间有劳动关系。即使是一次性演出也应该签劳动合同。第二,绝大多数群演参演都没有保险。这里所说的保险并非五险一金的社保,而是人身伤害意外险等。第三,如果演员受伤出事后找不到剧组。因为剧组流动性强,所以不能只留副导演的电话,应该保留影视公司出品方制片人的联系方式。”

  求职路上陷阱重重,即便如愿当上群演,生活也是朝不保夕,有梦想不可耻,然而又有多少人能像王宝强一样于千万人中崭露头角?难道群演之路注定血泪相和流?这道梦想难题如何解?

  “近年来,影视行业有着突飞猛进的发展势头,行业内各个环节聚集了大量的从业人员,形形色色的人都涌入其中。”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演员委员会秘书长张歌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演艺行业实则是一门专业性非常强的行业,自上而下,由内而外都应该由专业人员从事。不可否认,演艺圈同其他行业一样存在着一些乱象,但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乱,否则,我们的影视剧的生产和创作根本不可能正常进行,观众们也就不会看到这诸多的优秀的影视作品了。”

  张歌介绍说,相比其他一些影视基地,横店影视集团对群演实行公司化运营做得比较规范,“说明通过合理的公司化管理,很多问题是可以规范和避免的。如果影视剧制作方适度加大群众演员的合理预算,除去群演缴纳的管理费用,他们本身也能得到较为满意的收入。另一方面,群演也需要培训,很多大戏在细节上出现问题,好多都是因为群演的原因,比如,早晨开机时群演都在,到中午需要拍摄镜头时找不到人,一场群戏耽误一天,剧组一天成本少说要十来万,不专业就会带来损失。如果能够有固定的公司,有固定的培训,固定的现场管理人员,群演也有固定的收入,都有助于提高现场拍摄工作效率,对于制作方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为什么大家说娱乐圈潜规则多,是因为维权的人太少,出事后都认为这是‘规则’,每个人都不维权,结果形成暗规则。”朱巍说,娱乐圈是一个资本说了算的地方,但“资本同时又是不讲情面,资本看重市场,市场看重口碑,而口碑和信用又密切相关。”或许,当从业人员都懂得爱惜羽毛的那一天,暗规则就会失灵了。

  截至发稿前,记者联系到王争,他已经找到了一份当保安的的工作,而追讨押金一事仍然毫无进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