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也走“网红”路 热播剧来支招

来源:广州日报
2016-05-06 07:51:00
分享

明星也走“网红”路 热播剧来支招

剧中俞飞鸿因一场婚礼闹剧成为“网红”。

明星也走“网红”路 热播剧来支招

杨玏、俞飞鸿

明星也走“网红”路 热播剧来支招

邓超微博秀出儿子等等。

明星也走“网红”路 热播剧来支招

谭维维发自拍照称要做“网红”。

  有人谈“网”色变,害怕自己的生活被关注;有人变“网红”为经济效益,牢牢抓住大众的注意力并成功转化为受益——近日在湖南卫视热播的电视剧《小丈夫》用“网红”话题刻画了普通人因为网络突然爆红之后的不同心态。如今社交渠道越来越多,“网红”也确实从偶尔出现变成了经常出现。怎么面对“网红”后的新变化?剧中俞飞鸿教你巧妙利用大众的注意力成功变现。

  网红话题植入电视剧

  《小丈夫》故事支招网络红人

  近日,由俞飞鸿、杨玏、张萌、田雨等领衔主演的电视剧《小丈夫》在湖南卫视热播。作为热播剧《大丈夫》的衍生剧,《小丈夫》开播前就引发强烈关注和热议,无论是俞飞鸿、杨玏的甜蜜“再恋”,还是《大丈夫》原班人马集结,都让观众颇为期待,收视也因此持续走高。

  在《小丈夫》中,有一个段落值得观众回味。剧中,俞飞鸿饰演的姚澜经历了一场婚礼闹剧,这一幕被杨玏饰演的陆小贝拍下并发布到了网上。“婚礼闹剧”视频在网络上一夜爆红,姚澜也无奈成为“网络红人”被大家指指点点。正当大家都准备开解姚澜之时,她却做出大胆的决定,把自己的照片打印成巨幅招牌替便利店招徕生意。

  剧中,“网红”的力量体现在营业额上,姚澜利用了大众的“围观”心态,让便利店实现“今天的营业额是以前的三倍”,这样的举动让店员们纷纷表示不解,“店主心真宽”。但观众们还是一眼就看出姚澜的聪明之处,“她充分利用了大众的好奇心和注意力,借‘网红’的影响力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原本尴尬、灰暗的闹剧就能转化成为事业上的转机。”“没想到生活里大家讨论得热烈的‘网红’话题这么快就‘植入’到电视剧里了,新鲜带感。”

  但是,也有“网红”觉得“成名”不胜烦扰。同样一段婚礼闹剧视频,剧中姚澜的妈妈也被朋友们指指点点,受到一起跳广场舞的阿姨们集体排挤后,姚妈妈愤愤地找婚庆公司要求索赔。

  “网红”批量化,分散在各个领域

  在电视剧《小丈夫》里,陆小贝想“红”,所以把自己拍摄的婚礼视频放在网络上,但这个视频最后促成了姚澜成为“网红”,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如今的社会现实——在网络时代,注意力经济变得异常活跃,或者有心或者无意,人人都可以成为“网红”,不分年龄职业。

  ·高冷财经界也出网红

  观察2015年中国网红排行榜,不难发现多数网红是在微博火热起来的。但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视频平台和直播平台批量造就更多“网红”。

  如今,文学、音乐、游戏、主播、创业、传统艺术等各个领域都出现了“网红”,他们传播着时尚、健身、宠物、美食、旅行等各种生活态度。

  就连大众眼中“高冷”的财经界人士最近也跟“网红”挂上钩。除了活跃在自媒体上的财经人物外,近期在金融圈里特别火的一件事是美女券商分析师通过直播平台进行直播路演和观点分享,其强大的粉丝效应被认为实现了“智力资本化”。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甚至有专门的“网红培训班”出现,培训班教授化妆、拍摄技巧,以及唱歌、跳舞、主持脱口秀等,让参与者知道怎样在互联网以及自媒体平台展示自己,“教出的学员会通过自己的才艺去谋生创业,有的去做各类网络终端销售,有的去做歌手,做主播,有的去做模特,但归根结底都是依赖于互联网营生。”

  ·明星也走“网红”路

  当普通人努力通过网络吸引关注时,明星们也没有忘记这一“吸睛捷径”,最近薛之谦就因为各种段子在网络上突然爆红。歌手薛之谦参加《我型我秀》出道,歌唱事业一直没有太大的气色,但是他常常自嘲自己发行的专辑没什么人关注,他写的段子的阅读量和转发量都非常高,就连他自拟的广告段子也都有超高的点击量。

  还有的明星是通过“网红”的话题来维持自己的人气。比如邓超频频秀段子秀家庭,在恶搞自己之余把孙俪和儿子等等、女儿小花逐一变成“段子主角”。昨日,邓超发了一张等等骑自行车的背影,配文称“等等用自行车和积水画的画”。这张照片发布后在短短10分钟内就收获近3万个点赞。祝福小花妹妹生日的微博,邓超也写得别出心裁:“小花妹妹,爸爸今天必须向你坦白,爸爸总是在偷偷地看你,在车上,在吃饭时,在洗澡时,在喝奶时,在厕所里,在玩具房,在和哥哥玩时,在手机相册里,在我身边,在我怀里,在你睡着时,看不够,怎么都看不够,我的小天使,我的霸王花,爱你,2岁生日快乐。”这样的文字配上小花妹妹肉嘟嘟的照片,网友大呼“萌翻了”。他跟孙俪的互动则更是搞怪不已,近期一组把孙俪“放在手心”的照片发布后,网上一片“很有爱”的赞美。贾乃亮则玩转“小咖秀”,还制作了大量以女儿小甜馨为主角的段子。就连歌手谭维维近日也在微博上发搞怪自拍,戏称“我要做网红”。

  头评

  “红”要红得有底线

  莫斯其格

  当下,“网红”在资本和利益相关者的热炒之下成为了风口。但值得注意的是,当“网红”不能放弃底线。

  如今,网上有各种“如何成为网红”的经验分享,有人总结道,成为“网红”有几条必要条件:首先,有与众不同的特色,可以体现在长相、身材、才艺、语言等;其次,可以持续不断将自己的特色晒在网上;最后,承受能力奇佳,可以承受接踵而至的各种评论。

  但是,网络上也有很多不良示范。包括在《小丈夫》里,俞飞鸿扮演的姚澜之所以成为“网红”,是缘于摄影师侵犯他人隐私而上传婚礼视频,摄影师本身想“红”却忘记了尊重他人隐私,这从另一个角度可以看出太多人想红而不考虑底线的现状。

  不良的示范会导致严重的后果。有报道称,面对“长大后你想做什么”的问题,相当一部分小学生宣布“理想是当网红”,这样的回答让多少家长瞠目结舌!在信息大爆炸的年代,“网红”的一举一动受到无数关注,但影响越大责任越大,他们已经和大多数公众人物一样需要承担社会责任,要考虑到自身的一举一动对公众的影响。要知道,“网红”的粉丝很大一部分都可能是未成年的青少年,不当言行有可能对他们产生负能量。

  当然有不少“网红”是凭专业精神、生活智慧和诚意、勇气来获得公众关注,这或许给越来越多想要成为“网红”的人提供借鉴:传递积极向上正能量,“网红”才会红得长久、红得有理。

  “网红”如何向“网红经济”跨越?

  “网红”并非新生事物,但“网红经济”这一概念近两年才被提出。如何实现从“网红”至“网红经济”的跨越?有分析认为,需要具备高质量的社交资产和恰当的商业模式。

  招商证券指出,近两年来网红经济快速发展,市场规模过千亿。阿里集团也曾盛赞“网红”一族的爆发和产生,是整个新经济力量的体现,光线传媒也发公告称豪掷1.6亿元投资网络直播及网红电商。光线传媒表示,网红经济正日益成为一股特殊而重要的新兴经济力量,它由时尚、社交、电商结合而成,将内容、传播、消费紧密结合起来。

  目前,哪类“网红”更受资本青睐?首先是电商行业。“网红”纷纷变身网店店主。此外,游戏类电竞主播也是关注的焦点。近日一份“2016年游戏主播身价排行榜”在网络流传,排名第一的“电竞女神”Miss曾以1亿元身价跟某网站签约三年。

  当“互联网时代”变成“移动互联网时代”,“网红”们有了更多直播平台可以选择,移动视频影像也获得越来越多90后、00后用户的追捧。明星们也通过各种方式抢占这一“宣传高地”。前日,王宝强携正在拍摄中的电影《大闹天竺》做客直播,同时在线人数一度突破500万大关……这样的宣传方式,足以让更多的网友留意并关注他的作品。

  要说下一个网红焦点,有分析认为,财经人士有望实现“智力资本化”。专业人士认为,目前大量分析师通过视频直播平台来发表最新的观点,这显示了智力资本化的趋势,至于什么时候能形成成熟变现模式还有待观望。

  但是,也有财经界人士提醒大众不要忘记本质,“网红经济”的本质是注意力经济,目前大量“网红”应把精力放在打造品牌上。博人眼球容易、持续博人眼球难,“网红”红了之后,该思考的是如何快速升级形成自己的口碑、品牌、核心竞争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