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独守破败老屋24年等出走女儿回家

来源:重庆晨报
2016-05-05 16:59:00
分享

老人独守破败老屋24年等出走女儿回家

年迈的老两口希望得到女儿的消息。受访者供图

老人独守破败老屋24年等出走女儿回家

  昨天的綦江有了一些夏日的热气,刺眼的阳光下,74岁的柯世明在一个外孙女的陪同下,奔波在綦江不同的街道和派出所,打探着大女儿柯代华的消息。汗水将柯世明的背打湿了,但他依然坚持,他说:“我就希望我‘走’之前,能知道她是死是活。”

  而在900多公里外的武汉,柯世明的大外孙女、柯代华的女儿、27岁的刘艳,一天中无数次刷新自己的微博,希望得到母亲的消息。就在5月2日,她发出了第一条寻找母亲的微博,不过目前并无进展。

  五一回家 外公让她上网寻找妈妈

  “我妈妈叫柯代华,1967年生,重庆綦江人,(上世纪)90年代初失踪,至今杳无音讯。燕子今天通过这种方式寻亲,只想让妈妈知道这些年来我们都在想她!”这几天,这条寻亲信息一直被刘艳置顶在自己微博的首页上,从5月2日开始,刘艳不仅托各路亲朋转发微博,还寻求了许多网络大V、地方媒体的帮助,“就像外公说的,网络力量那么大,万一找到了呢?”

  此前,刘艳的外公外婆以及柯代华的三个妹妹已经中断寻找柯代华20多年,这次突然重新寻亲,源于柯世明偶然间得知的一条新闻,“前段时间电视上报道一个失散了27年的娃儿在网上被找回来了!”虽然一辈子没有接触过网络,但柯世明觉得别人失散的亲人都能在网上找到,说明这个办法有用。

  五一节,大外孙女刘艳回綦江文龙街道新兴村大桥坝看外公外婆,柯世明在院子里一边刨红苕一边认真地问刘艳:“燕子,他们说网上找人很得行,你能不能在网上找找你妈?”在刘艳的记忆中,外公至少有十多年没有用这么认真的表情和她说过寻找母亲的事了。

  其实,除了一张80年代末办理的老身份证外,柯代华并没在家里留下任何东西,她留给刘艳的印象几乎都来自于外公外婆和姨妈们的讲述。

  柯世明清楚地记得,大女儿那阵刚和女婿离了婚,情绪低落,“她走的前两天就一直念叨着‘我去挣钱,给燕子买穿的,买吃的’。”1992年夏季的一天,柯代华没和任何人打招呼,带了一两件平时穿的衣服悄然离家,从此音讯全无。随后,柯家人报了警,但多年来一直没有任何线索。“我们都没文化,一辈子没出过远门,不晓得怎么找她。”说起大女儿,母亲金元兰总是愧疚。

  为等女儿 老父亲多年独自住在老屋

  妈妈走后,刘艳跟着父亲和爷爷奶奶生活了两年,爷爷奶奶去世后,父亲有了新的家庭,上初中的刘艳就和外公外婆及三个姨妈生活在一起。

  “小时候,开家长会都是姨妈去,我每次都问我妈妈呢?”刘艳说,有时她看到别的孩子有父母辅导作业,总希望妈妈第二天就回来。每逢过年,全家聚在一起时,外公外婆都会提到妈妈。“柯代华”成为了这个家庭的心结。

  2000年左右,刘艳二姨一家在老房子旁边修起了二层高的小楼,随后搬了过去。6年前,年迈的外婆金元兰也跟着搬了过去。2007年,18岁的刘艳离开了綦江。3年前,跟着外公一起住的三姨妈因为照顾女儿,也搬了出去。如今,破旧的老屋子里就剩下柯世明居住,他说:“我对这里有感情,我不走。”

  如今,老屋已经破败不堪,但柯世明还是一次次拒绝了女儿请他搬进小楼的好意。在他看来,曾经一家人团团圆圆住一起的老屋才是他心头的“家”,“如果老大回来了,她只找得到老屋,我就在这儿等她。”

  出走后的女儿 曾在綦江购买保险

  自从重新开始寻找大女儿,柯世明就显得格外精神。昨天上午,他让回老家看望他的一个外孙女带着他坐车去了文龙街道办事处。不过,在系统内查找后,只找到了仅有的一条消息:2010年7月,柯代华曾进行过劳动力登记。是在哪儿登记的,没有查到。

  随后,祖孙俩又乘车赶往家附近的通惠派出所。经通惠派出所工作人员查询,在2010年、2012年和2014年,均有柯代华办理保险的记录,最后一次记录是2014年12月,在綦江一家保险公司购买了外出务工人员意外险。令人遗憾的是,记录上没有柯代华的联系方式。

  女儿难道一直都在綦江?在綦江为啥不回家呀?带着满腹疑问,柯世明又回到了老屋,也许这些问题只有找到柯代华的那天才能明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