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抢救21次 女孩每次都与死神赛跑七八小时

来源:中新网
2016-05-05 15:17:11
分享

4年抢救21次 女孩每次都与死神赛跑七八小时

  母亲在医院照料曹邦琼。 本报记者 杨新宇 摄

  从巫山县金水村到主城区的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有七八个小时的车程,这段路程不算太远,但对于11岁女孩曹邦琼来说,却意味着“生与死”。

  2012年,曹邦琼患上再生障碍性贫血,常常莫名奇妙地不停流鼻血,曹邦琼的爸妈太清楚流鼻血对女儿来说意味着什么了,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们都必须从几百公里外的巫山不歇气地往儿童医院赶。这样的奔波,4年来至少有21次,而每一次都是在与死神赛跑!

  与死神赛跑,4年间她被抢救21次

  5月3日上午,带着女儿小琼再一次赶到儿童医院时,42岁的曹家春心里五味杂陈。4年来,这是女儿第21次住进儿童医院。

  2012年4月,当时只有6岁多的小琼突然感冒,然后莫名奇妙地流鼻血,且每一次都是流血不止。为了弄清女儿的病情,他们先后带着女儿到骡坪镇卫生院、巫山县人民医院治疗,最后转院至儿童医院。医生怀疑是“再生障碍性贫血”,不过一直没能确诊,那以后,小琼不得不长期服药。

  “吃药的效果并不好。”曹家春说,他后来还带着女儿辗转于上海、广州等城市求医,然而,女儿还是会莫名其妙地流鼻血,严重时,血甚至会从眼睛、牙龈里流出。由于县里的医院没办法治疗,每次女儿发病后,曹家春夫妇就只能带上所有的诊断证明往儿童医院赶。

  曹家春的家在巫山县骡坪镇金水村,每次赶到儿童医院都得花七八个小时,因为从村里到镇上骑摩托都要20分钟,而从镇上到县城还有40公里路程,从县城再到儿童医院,还要坐数小时大巴。对于曹家春夫妇来说,这七八个小时也是他们最难熬的时间。

  小琼每一次发病,几乎都是和死神在赛跑。幸运的是,4年21次急救,小琼顽强地活了下来。

  父亲尽全力赚钱,每天扛上百袋水泥

  去年7月,小琼的病情终于在儿童医院得到确诊,系重度再生障碍性贫血。治疗这个病只能进行骨髓移植术。尽管有了答案,也有了希望,但巨大的花费却让曹家春一家有些望而却步。原来,曹家春夫妇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曹方艳在永川念大学的学费全部依靠学校助学金维持,并且妻子李世凤的身体也不好,家庭的重担几乎都压在曹家春一人身上。

  40岁出头的曹家春平时在镇上做水泥搬运工,他要抓紧一切机会多赚些钱。镇上的工钱不高,100斤一袋的水泥,曹家春要扛113袋才能赚到55元。活不多的时候,工友们也尽量把活路留给曹家春,但一天下来,他最多也只能赚110元。不过,曹家春认为,再苦再累,也要救小女儿一命。

  11岁的小琼似乎也渐渐懂事和坚强起来。“最开始,打针、输液她都害怕,有时候喝中药,苦得呕吐不止。”李世凤说起女儿小琼,常常忍不住掉泪。但小琼总是让妈妈不要担心,并且不再害怕打针、输液、吃药,“她最大的要求,就是输液别输右手,因为右手要写字、翻书。”

  和姐姐配型成功,医院帮她申请救助

  好消息也在不断传来。小琼病情确诊后,今年初,小琼的姐姐曹方艳和妹妹进行了骨髓配型。10多天前,曹家春终于收到了武汉一家检验所寄来的配型检验报告单,小琼与姐姐配型成功。

  有了治愈的机会,曹家春夫妇很高兴,小琼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但高达40万元的造血干细胞移植费用又让曹家春夫妇高兴不起来。在曹家春的口袋里,只有从老家所有亲戚那里东拼西凑借来的几万元钱,而在这之前,他们已花掉近30万,负债累累。

  得知曹家春一家的遭遇后,儿童医院为小琼向重庆市儿童医疗救助基金会提交了移植申请表。曹家春说,申请成功后,他将获得2万元的资助。

  记者获悉,小琼的手术将在5月11日进行。曹家春说,女儿的笑容给了他很大的鼓励,无论多难,都不会放弃,只盼着尽快筹到救命钱给女儿做手术,让她好起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