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岁自闭童走19公里死亡:康复基地无资质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搜索
2016-05-05 10:46:14
分享

核心提示:张巍曾想留在机构附近租房陪同嘉嘉,但被机构负责人夏德均拒绝了。谁曾想,就在日思夜想魂牵梦绕的50多天后,张巍夫妇再次看到的却是一具冰冷的遗体。

家长誓要搞清楚:为什么没有医疗资质的康复机构可以超范围经营这么多年

番禺区通报称:已成立联合调查组,法定代表人正配合调查

日前,一篇题为《一个自闭症孩子在训练机构的死亡》的文章在朋友圈热转。文章中,来自辽宁丹东的自闭症男童嘉嘉于今年3月被父母送到广州市番禺区石楼镇一家叫“天道正气”的自闭症儿童康复机构接受“每天拉练10到20公里”这样高强度的训练。然而,经过一个月如此高强度的训练后,4月27日晚9时许,嘉嘉出现发烧、抽搐等情况,送院抢救后于当晚11时被宣告不治身亡。

昨晚,番禺区通报称,目前已成立联合调查组展开调查。经法医检验,初步排除他杀可能,该机构其他10名儿童已全部由家长接回。

基地导师称:“我是唯一能治好你儿子的人”

2012年5月,嘉嘉出生在辽宁丹东,眼珠子水灵水灵的,是张巍和丈夫阿金的独子。张巍告诉新快报记者,由于患有自闭症,嘉嘉基本没有语言沟通能力,有时候表达不出来,还会突然咬自己的手或者打自己的头。张巍夫妇去北京、青岛等地的医院排队挂号,却被告知入院治疗要排到2017年以后。

张巍偶然看到一本名为《儿童自闭症康复手记》的书,作者夏德均在书中称自己找到了一条自闭症、脑瘫儿童康复的“希望之路”,并列举了一些治疗有效甚至成功的案例,还开了一个康复基地。张巍觉得找到了希望,马上加入了该基地的QQ群和微信群。她潜伏在群里暗暗观察了近半年,有几个家长都表示,虽然孩子没有完全康复,但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少许进步。

张巍心动了,2016年3月1日,她将嘉嘉从辽宁丹东老家带到了该基地的所在地——广州番禺。次日,张巍带着孩子来到了这个名为“天道正气”自闭症儿童康复训练基地,见到了其他家长眼中“神一般”的夏德均。见面时,夏德均告诉她:“我是唯一一个能治好你儿子的人。” 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该康复基地向张巍夫妇承诺称,21个月的康复期内,嘉嘉的身高体重将达到正常、语言表达能力将能“正常交流生活语言”、行为将达到“正常”。

“作为母亲,有1%的希望我也不会放过。”张巍说,她当时就缴了第一个季度的费用,共31200元,平均下来相当于每个月10400元,这笔高额学费是她跟亲朋好友四处借来的。张巍曾想留在机构附近租房陪同嘉嘉,但被机构负责人夏德均拒绝了。谁曾想,就在日思夜想魂牵梦绕的50多天后,张巍夫妇再次看到的却是一具冰冷的遗体。

事发前一天 嘉嘉穿着厚棉衣走了19公里

4月27日上午,张巍像往常一样在微信群里看见嘉嘉蹒跚走路的身影,“他看起来跟平时没有太大的不同”。晚上,张巍正在准备一次职称考试,突然接到一通来自广州的电话,告诉她嘉嘉发烧了,但“已经处理了”,让她不用担心。张巍却隐隐感到不安,还没容她多想,一分钟后电话再次打来,“说已经拨打了120,让我赶快来广州”。

当晚10时,千里之外的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儿科急诊科里,急诊科医生正对嘉嘉进行抢救,尽管抢救很迅速,但对嘉嘉来说,却是为时已晚。康复基地的老师告诉医生,孩子已经发烧半天,并且已经昏迷、抽搐了三个小时。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儿童急诊科医生给出的诊断结果是:1.肺出血,2.病毒性脑炎,3.重症手足口病。

张巍说,她和家人买了28日最早的机票赶来广州,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她完全不敢相信。在基地里,张巍看到了孩子死亡前一天的管理监控表。记者在监控表上看到,这天上午,嘉嘉在基地外面走了10公里,中午12时回到基地,下午又走了9公里。傍晚本是自由玩耍的时间,但在将近30摄氏度的气温下穿着厚棉衣走了19公里后,嘉嘉直接进入了睡眠。嘉嘉从18:15一直睡到27号早上6:25,但夜里睡得很不安稳,夜尿达18次。

张巍还告诉新快报记者,事发后,她找到机构负责人夏德均,对方还说“是你选择了我们,有什么好指责我们的”,随后夏德均在停止经营遣散其他孩子后,还在微信群里对家长们表示“我们一定会渡过难关的”,并将所有质疑、指责他的家长全都踢了出群。新快报记者在张巍手机里看到,夏德均在事发后删掉了所有朋友圈,也换掉了自己的头像照片,也没有再回复过微信。

执照写着“营养健康咨询服务” 却对自闭儿实行“军事化”训练

事后,新快报记者也去到了位于番禺石楼镇裕丰新村五街2号的这个康复基地,这是一栋两层楼房,占地面积约2000平方米,楼下为其他公司的仓库和办公地址,如今已经大门紧闭。透过窗户能看到,机构里散落着十多双大大小小的鞋子。正对大马路的一个门口,挂着“特殊儿童体质训练基地”的牌子。该基地负责人夏德均于4月28日在微信群里发语音说,希望家长先把孩子带回去一段时间,先稳定双方的心情,随后便遣散了其余10名自闭症儿童。

新快报记者曾多次拨打夏德均电话,但均无人接听。而根据工商部网站资料,该基地企业名称为“广州天乃道营养健康咨询有限公司”,于2013年5月6日开业,注册资本为10万元,但经营范围仅仅是“营养健康咨询服务”。然而,该机构在其网站上宣称会对孩子进行“封闭式、军事化训练”。

据悉,和嘉嘉一起在康复基地接受“军事化”训练的,还有其他10名自闭症儿童,他们来自深圳、河北、东北、重庆等全国各地,平均年龄约四岁,其中最小的才2岁11个月,最大的也不过7岁。

基地每日会传送孩子们的视频到微信群里,记者从这些视频片段中看到,孩子在拉练时被厚厚的棉服和帽子裹得严严实实,背着书包,而老师则头戴遮阳防晒的夏帽,轻装上阵。孩子们手里拽着绑在老师腰上的布条,在训练基地附近的人行道上蹒跚前行,汗流浃背,摔倒了,再被拉起来继续走。

■对话当事人

嘉嘉父母称 将起诉基地

“不希望这样的悲剧再次上演”

昨天上午,嘉嘉的父母来到番禺区殡仪馆,对嘉嘉进行尸检,希望在拿到报告后正式起诉“天道正气”自闭症儿童康复训练基地。下午,家属们又马不停蹄地奔走于番禺区工商局、卫生局等部门之间。“对我们夫妻俩来说,最重要的东西已经失去了,现在不管有多难,我们也要搞清楚,为什么这样一家没有医疗资质的自闭症康复机构可以超范围经营这么多年。”张巍对记者说,可能全国各地还存在很多类似的机构,他们不希望这样的悲剧再次上演。

新快报记者从番禺区卫计局方面获悉,涉事的自闭症康复机构从未在卫计局进行备案,也没有行医许可,不属于一个医疗机构,但现阶段卫计局方面并未掌握到充足证据显示该机构存在利用医疗器械、药物或手术等进行治疗的医疗行为,因此暂不能定性为非法行医,卫计局也将继续进行证据搜集。

昨晚,番禺区向媒体通报称,事发后,区公安、卫计部门对该儿童死亡情况进行调查,并迅速成立了由相关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据初步调查,该机构注册名称为广州天乃道营养健康咨询有限公司,该机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均为夏德均,事发时,该机构共有工作人员7人,在训练托管儿童11人。4月27日晚,1名儿童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检验,初步排除他杀可能。

目前,该机构的另外10名儿童已全部由家长接回,法定代表人正按相关规定配合调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