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森林》特效有多牛?国产能做到吗?

作者:凯文 来源:新浪娱乐_特约
2016-05-05 09:37:00
分享

  《奇幻森林》汇集一个真·人类小孩和一群假·美丽动物,高超电脑特效技术让你难辨真假,这片子到底有多厉害?国产特效能做到吗?

《奇幻森林》特效有多牛?国产能做到吗?

让人惊叹的CG,是这部影片最奇幻的森林

  西风、何小沁、凯文/文

  新浪娱乐讯 迪士尼新片《奇幻森林》的片尾有这么一句话:“该片全部在洛杉矶室内拍摄”,也就是说,虽然男孩毛克利的冒险让人心驰神往,但那各色动物和那大片森林其实 都是不存在的,是电脑CG特效生生建造的产物。而片中每一秒钟都流露出的真实、鲜活,让人着实感叹CG的强大。该片导演乔恩-费儒就认为:因为技术进步, 真人电影与动画的界限很快就要消失了。

  而不说故事等讲究艺术性的元素,特效这种技术性的东西似乎更容易量化与比较,那么问题来了:中国国产特效到底是许多观众见证的“五毛”,还是能参与不少好莱坞大片特效的“国际先进水平”?和《奇幻森林》这种好莱坞顶级特效相比,能得到什么启示?

  那么,我们就来看看这片“奇幻森林”是如何造出来的,以及,国产特效能不能做到。

  如何用电脑生生造出这片森林?

  第一次观看1967年上映的《森林王子》动画时,导演乔恩-费儒还只是个孩子,但当时留给他很深刻的印象。时至今日,已经身为好莱坞知名导演的他依然能 够清晰回忆起影片中象群阵列行进的壮观景象、蟒蛇卡奥蛊惑人性的“万花筒写轮眼”、以及毛克利骑在棕熊巴鲁肚子上沿着小溪漂流的悠然自得。

  但将近半个世纪后,迪士尼最初提议让他重拍《森林王子》时,他对这个项目并不上心。他当时并不确定如何才能在原版的基础上做出改进、进行拓展。然而迪士尼之后接连取得成功,2014年和2015年分别推出了《沉睡魔咒》《灰姑娘》两部翻拍自经典动画的真人电影。

  迪士尼影业总裁艾伦-霍恩鼓励费儒换个角度考虑,利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阿凡达》中大放异彩的电脑特效来拍摄这部电影。艾伦当时告诉费儒:“让我们真正去拥抱这项新技术,看看做到极致时到底会怎样。”

  而且这部电影特殊在于,它需要大量的动物讲话、思考、行动,所以费儒选择了用“只有一个真人、其他基本全CG制作”的特殊模式,他说:“动物部分必须用 CG制作,因为它们要开口讲话,还要跟人物互动。既然动物是CG做的,环境也应该用同样的方法制作,因为动物要在植物周围活动,很难把实景和CG混合到一 起,所以我们决定整个环境都用CG。这样一来,我们也可以对森林的样貌加入我们自己的想象。”

  这“一个真人”,就是童星尼尔-塞西(Neel Sethi)饰演的男主角毛克利,一个远离家人,独自在森林中长大的男孩。森林中的动物有的对他有养育之恩,有些则对他恨之入骨,制作这些动物角色需要应用到动画、动作捕捉、实景拍摄等一系列技术。

  把这些动物用CG做出来总共用了大约3年,确定和建立动物模型花了接近1年,因为要试验动物的拟人程度到底有多少。先画草图,确定形象,然后用ZBrush进行数字雕刻,用Maya建模,还用到Motion Builder和《阿凡达》的虚拟拍摄技术。

  动物最难制作的地方之一就是毛发,《奇幻森林》用到了新的软件系统来建立毛发、让毛发和皮肤跟随肌肉移动,他们克服了真人和CG互动的技术难关,其中毛克利用手去摸狼的画面,据费儒说是全片中最难制作的。

  他们为全片构建了几十种动物模型,而最难做的物种是——老虎。“因为在我看来老虎是非常可爱的动物……多像一只大猫啊,除非他在后面追你跑……老虎也是 很美丽的动物。”费儒说。“我们必须想尽办法让片中的这只老虎看起来很骇人,很有胁迫感,因为电影都需要一个非常强悍的反派,无论是童话还是超能英雄电 影。有的动物比如狼,很难让他们像人的嘴部运动那样讲话,会显得很假,但老虎说话可以带入很多情绪和表情,需要精细的设计。”

  环境制作也是一样“足量”,费儒表示:“如果这个孩子走了12英尺路,那我们就制作出12英尺的森林布景。每一片布景都是为一个特定的镜头而专门定制的。”唯一例外的是莫格利和沙子互动时的沙子是真的,但是河水、沙滩以及溅起的水花等都是做出来的。

  用电脑特效达到了实拍不可能的效果,但这种“主角是真的,而其他所有东西都是假的”的模式,也是费儒认为的拍摄该片的最大挑战:“当真的和假的东西放置 在一起时,很容易显得假的更假,比如光照啊,与真人的互动啊,需要突破他们之间的界限。”这就像是做一部真人混合动画的电影,流程也更加特殊:“在程序 上,一开始跟一部动画电影没什么分别,也要设计和绘画,但当你开始执行故事板上的分镜时,就要用到类似《阿凡达》的动作捕捉和虚拟拍摄技术了。我们先做出 一个粗糙版本的,莫格利不是小演员本人来演,做出来后我们挑出有他的镜头,照着特定的角度拍摄,再把它转换成数字版本,最后再精细调整和渲染。所以主要就 是分成三个环节,动画,动作捕捉,真人扮演。”

  真人电影和动画电影的界限,还有多少?

  费儒靠跑龙套入行,之后转行当导演,他的作品中有《落魄大厨》这样几乎没有特效的影片,但从《圣诞精灵》(Elf)开始,他逐渐变成一名技术宅。凭借《钢铁侠》他大获成功,凭借《奇幻森林》他则达到了一个顶点。

  费儒的技术团队中颇有能人,其中就包括视效总监罗伯-莱加托(Rob Legato),他曾参与《阿凡达》、《华尔街之狼》等影片的拍摄。影片中的整个虚拟世界则是特效团队的工作,这个特效团队中的工作人员来自于 Moving Picture Company和威塔数码这两大赫赫有名的后期工作室。

  在一场活动上,费儒向会场观众展示了《奇幻森 林》前期制作中的一些样片,这些片段中包括了动画制作的飞鸟、荡漾的水波以及其他一些自然元素。费儒表示,这些片段说服了他,他认为CGI技术现在的界限 已经远远超出曾经在《钢铁侠》等动作影片、超级英雄电影中的应用。“我们能否达到一个层次,既能看到照片一般的真实,又能看到壮观、美丽和魅惑。”

  显然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接着迪士尼又在会场播放了《奇幻森林》中一些追逐和打斗的片段,现场观众爆发出一阵阵惊叹声。

  尽管费儒和莱加托通过特效创造出《奇幻森林》中的绝大部分画面,但费儒意识到他们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于是他们为这部影片加入一些奇幻元素 ——影片中的动物尺寸都比实际要大一些,更能产生一种敬畏感。费儒解释说:“我们希望营造出一种危险的基调,在这片森林里要幸存下来可并不容易。”

  但是特效技术同时也能为影片增加一些轻松的元素,让影片中这些动物角色更加拟人化。利用动作捕捉和其他一些技术,例如比尔-莫瑞标志性的“抬眉”表情就 出现在了他配音的棕熊巴鲁脸上。还有大猩猩路易王——越像人的动物越难做得令人信服,所以路易王用到了《猩球崛起》时的技术,把人的表情对应到猩猩脸上。 但也分情况,比如蛇和人太不同,很难让斯嘉丽·约翰逊演出蛇的表情,这就需要动画师出马设计了。费儒表示:“我们希望能够做到一个均衡的度,你既能从这些 角色上看到配音演员的灵魂,也不会太过,让你脱离影片本身的真实性。”

  因为配音演员的表情会融入角色,费儒也对他们提出了比一般配音工 作更多的要求:“我希望演员们尽量都一起录制,因为我希望他们能像表演真人电影一样自然真实,很多时候演员给动画角色配音时会不自觉进行夸张,但我希望风 格是自然的。很多动物的表情是参考了配音演员的,他们一起配音的话,出来的动画效果也会更真实。”

  费儒认为《奇幻森林》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观众与片中唯一那个人类角色之间的共鸣。在全球范围内,费儒一共面了2000个孩子,最终在2014年夏天他遇到了塞西,一位成长于纽约、没有任何表演经验的10岁男孩。

  为什么会选中塞西?费儒说跟特质有关:“他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而且对表演很感兴趣,一点都不惧怕镜头,觉得这就是一场游戏。并且他有个很好的家庭,这点也很重要,电影拍摄需要离开家很长时间,很多家长不支持。”

  做演员的经验让费儒可以亲自指导塞西:“没有参考物的话很难进行表演,尤其是对话的场景,所以我会给他一些参考,让他知道可以往哪看。有时候我会拿一些 玩偶,让他对着玩偶讲话,孩子都喜欢娃娃嘛。”其中毛克利跟熊巴鲁在水里嬉戏唱歌那场戏,是在一个大水缸里拍的,费儒也跳到了水里跟着他唱,还溅起一些水 花来吓他,激发他的表情和反应,让他哈哈大笑。塞西最终出色地完成了任务,给费儒吃了颗定心丸:“我教了他几个月如何表演。我有三个孩子,年龄跟他差不 多,我也很喜欢小孩子。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最终他表现得很好,因为一开始我们也无法预期最终出来的效果会是什么样。一些动作,比如跑,爬树,虽然实际拍摄 时没有那么危险,但做动作真的只能靠他自己,对他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是难度很大的表演,他很努力。”

  最终塞西的身影出现在《奇幻森林》 几乎每一个镜头之中。“如果有一名演员会出现在影片的每一个镜头中,那你显然不希望这是一个惹人厌烦的演员。你必然需要一位能够掌控住镜头,同时观赏起来 还颇具趣味性的演员。”费儒认为塞西塑造出的毛克利拥有顽皮和热情,几十年前他第一次在影片中看到毛克利这个角色时同样感受到了这两种特质。

  “你需要把生活带入影片中去,不然这就仅仅是科技的试验品而已。你需要有一个跳动的心,这就是你需要的演员带给你的感觉。”费儒这样说道。

  至于《奇幻森林》预示了电影技术未来的什么方面,费儒说:至少会有更多电影用CG技术取代真的动物出演,这样既带来了更大的艺术创作空间,也避免了伤害动物和人双方。会越来越普遍。

  他还说:真人电影和动画,本质上都是讲一个故事而已。《奇幻森林》的很多工序确实跟动画电影一样,就像迪士尼有最早的动画版和后来的真人版《爱丽丝梦游仙境》一样。真人电影和动画电影的界限,很快就要消失了。

  如今的中国特效,能做出这片“森林”吗?

  从事CG特效行业相关工作的小十一给我们的答案是:不能。

  原因也很简单:缺钱,缺人,缺技术,《奇幻森林》的成本是1.75亿美元,也就是约12.3亿人民币,加上参与人数达数百人,而且是高度流程化的团队运作。这些,都是中国动画特效团队所缺乏的。

  ·这部电影的CG到底厉害在哪?

  小十一对《奇幻森林》“第一感觉是非常真实;第二感觉是量非常大,除了人之外几乎全部都是假的,那么多种动物和植物、毛发、森林、山等要做到这样都非常 难,比如那么大、精度那么高的山,草像麦浪一样动,都很难实现,其实说毛发的真实,近些年的电影也有做到过很高的水平,但是《奇幻森林》这么大的量是很惊 人的;第三是它精细度高,其中非常难的一个镜头是在河里毛克利跟熊的互动,熊身上的毛泡了水是一撮一撮的,毛要和水做交互,而且它全都是很近的特写,这比 中远景难多了。

  比如小十一看电影时一直念叨的就是“这么多猴啊,这么多牛啊”,猴还都在做不同的动作,这样“就意味着动画师要做很多循环(动作循环,比如猴子走路),我都判断不出来它到底有多少成分是特效群集(动画制作大规模群体)做的,有多少是动画师做的”。

  除了动物,还有植被,这些植物要怎么动起来,一片叶子是一个单体,加一个动态让它可以动,然后特效师把它复制很多个,然后这很多个叶子动起来还不能都一 样,不能全都是齐的,然后还要颜色都差异。然后因为《奇幻森林》要做的叶子面积很大,传输量就会很大,渲染起来就有压力,承受不了。那怎么去优化它,让它 精度够,渲的时候又小;还有比如做单体的是一个部门,但单体需要另外传输到做特效的部门,这个怎么实现……有很多很多技术上的问题。

  ·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特效中很多看似不起眼的东西,其实都很难做,有很多对技术和人员有着高要求。小十一说:比如《冰雪奇缘》里的雪,迪士尼就是专门开发的一种算法。而这种 做水的算法、雪的算法等的技术支持人员,某种程度上就跟科学家差不多,这样的人员在中国都非常缺乏,外国团队中人手充足、解决问题迅速的技术支持必不可 少,而中国可能一个公司就一个技术支持。除了技术,还需要别的部门支持,比如艺术部门:“你能做出来这个东西了,但你做出来的东西也必须好看。”就算做出 了这一部分,但放到流程里又不一样,比如不同软件的算法等可能不一样,像从大家都知道的做3D会用到的Maya到Katana,这个过程中缓存怎么实现, 怎么让软件兼容也是要解决的难题……

  ·给好莱坞做特效外包≠中国特效已达好莱坞水平

  之所以会提出“国产能做出好莱坞顶尖特效吗?”的问题,是因为比起相对没有那么容易分出高低的故事、表演,技术更好量化,似乎更容易看出水平。而我们知 道一些公司,比如跟工业光魔合作的Base FX,参与了《星球大战7》《美国队长2》《变形金刚4》《加勒比海盗4》等多部最著名的好莱坞大片的特效外包。但小十一说:外包比起自己拍电影又不一 样,两者代表的技术水平不同,外包是给别人做东西,比如它的生产线可以很快跟外方达成一致,完全拷贝国外的流程,不需要、或者只需要很少的前期准备。

  ·这仅有的一个真人,在未来也会消失吗?

  乔恩-费儒讲到“真人电影和动画电影的界限,很快就要消失了。”在这里,其中的界限仅仅只是塞西这个演员。而到底可不可能实现“这一个人也变成CG来做”呢?

  用CG做人大家并不陌生,很多大片会用CG做多人大场面,重要角色也用CG完成的虽然少但并非没有,前一阵子的《速度与激情7》就是很明显的例子,片子 还没拍完,保罗·沃克就因车祸意外去世,剧组用他生前拍完了的素材+他的两个弟弟做替身+他生前拍了但没直接放到成片里的镜头的脸部画面+大量的CG,还 原了沃克饰演的Brian的“最后一次上路”。《角斗士》演员奥利弗·里德在拍摄期间因病去世,他的角色戏份部分用CG制作。而最近上映的《美国队长3》 中,就用CG制作的20岁的托尼·史塔克青涩的脸……

  虽然很多时候是被迫无奈,但CG做角色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导演想让他们怎么样 就怎么样,但相对来说,也失去了机器很难替代的演员自身的艺术创造性。而且沃克的CG被不少观众吐槽“还是看得出来是假的”,而大量使用CG的游戏行业, 场景再真实,人物也依然能够很快看出是假的。当然,游戏对每一帧CG的投入跟电影又不一样。

  小十一认为,至少在比较近的未来,电影完全 用CG代替真人演出是不太可能的:“动物我们觉得很逼真,也多多少少是因为我们对动物没有那么熟悉。真人不同,我们自己更了解人类的很多细小的习惯,甚至 面部肌肉的小动作,所以要把人类角色用CG做得自然是最难的。” (西风、何小沁、凯文/文)

  (责编:加缪)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