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辅警:曾最怕诈尸 与亲友吃饭被要求多洗手

作者:毛陈清 来源:广州日报
2016-05-03 16:24:49
分享

法医辅警:曾最怕诈尸 与亲友吃饭被要求多洗手

法医辅警:曾最怕诈尸 与亲友吃饭被要求多洗手

毛陈清

  每天与尸体打交道 协助解剖和托运尸体 他们是法医辅警

  敬业美

  20年前他从老家来深圳求职,本想做一名厨师,命运却安排他做了一名解剖辅警;他本是一名调酒师,也曾经营一家餐厅,最终却成为一名拉尸辅警……尽管每天与高腐、甚至高危传染病的尸体打交道,这些深圳法医辅警们却仍旧有自己乐观的生活态度,也笑称“工作已经成为目前的爱好,也不打算转行了”。

  在五一劳动节来临之际,记者走进了深圳市公安局法医检验中心辅警队,了解这个特殊的人群,了解他们不被人理解的工作。据了解,法医辅警队目前有12名法医辅警,分别安排在解剖组和尸体拉运组,他们在这个工作岗位上最短的工作了5年,最长的则已经是第20个年头。法医们的工作离不开这些辅警们,都亲切地把他们称为自己的左膀右臂。

  他,曾是三星级酒店调酒师

  深圳法医辅警队

  遗体拉运组组长宛越

  人物介绍:

  宛越今年41岁,东北鞍山汉子。2004年以前,他的生活是特别接地气而且时髦——三星级酒店的一名调酒师。此外,他还自己开过饭店,每天与柴米油盐、美食以及食客打交道。

  宛越那时从来没有想过,来到深圳后自己的生活状态完全颠覆了。现在他每天打交道的不是活人,更多的是刑事案件中的高度腐尸、碎尸或者有烈性传染病的尸体。尽管是这样一种不被常人理解的工种,但这个鞍山汉子仍然笑称:“工作已成了爱好,不打算转行了!”

  做拉尸辅警曾最怕诈尸

  宛越目前的职业是深圳市公安局法医检验中心一名辅警、遗体拉运组组长。他所负责的这个组共有6名成员,主要负责全市刑事案件的遗体拉运。

  2004年3月,宛越独自来到深圳谋生,机缘巧合地到深圳市公安局法医检验中心应聘辅警职位,主要是协助法医对刑事案件的遗体进行解剖和拉运。

  当年3月13日,宛越第一次跟着师傅走进了解剖楼。房间里有两个解剖台,带上2层手术手套,穿上解剖衣,这是他第一次面对尸体。“那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面对尸体,当时就想着放弃这份工作,赶紧走。”宛越回忆当时的情景时直言,那样的工作环境确实是吓到他了。当师傅问及他到底怕什么时,宛越说:“就是怕尸体突然活过来,也就是诈尸!”工作了12年的宛越现在谈起那会已经从容多了,他说,因为看了很多僵尸电影,最怕的就是诈尸。是师傅帮他过了这一关,告诉了他所谓诈尸的原理。

  数小时找到被抛尸体

  过了心理关的宛越不再惧怕尸体,慢慢的也更专业了。除了运送遗体之外,拉运组的辅警们还有很重要的职责,就是协助警察寻找命案尸体,包括从隧道、涵洞、悬崖以及坟场等任何一个场所。

  2012年罗湖公安分局负责的一宗杀人抛尸案让宛越记忆犹新。那年7月,宛越接到通知,说是这宗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交代杀人后连夜驱车到广东陆丰碣石坟场进行抛尸。接到警情后,宛越和同事立即赶赴现场,嫌疑人夜间抛尸,对埋尸位置记得并不准确。宛越和同事依据这并不准确的信息开始刨土寻尸。经过数个小时的寻找,终于在坟场里挖出了被抛尸体。这是杀人抛尸案的确凿证据之一。“很兴奋,觉得自己为破案出了一份力,也觉得给了死者及家属一个交代。”

  2009年,深圳公安局建成法医检验中心新址,将12名辅警分成两个组,6人位于解剖岗位,负责协助全市法医进行尸体检验;6人位于拉运岗位,负责全市刑事案件的尸体拉运。宛越因为其认真的工作态度和超高的工作能力被定为拉运组的组长。

  一组数据可以看出拉运组成员的工作强度。深圳交通事故一年约600宗,事故中死亡人员遗体需要快速拉运。此外全市每年需要检验的遗体约6600具,其中近3000具需要从死亡地点运送到法医检验中心,而运送工作主要是拉尸辅警们来负责。这样算来,每天至少拉运七八具遗体。

  与亲友吃饭被要求多洗手

  因为工种的特殊性,宛越和其他同事们都居住在法医检验中心的宿舍,基本是24小时待命。

  特殊的工作给生活带来的烦恼并不少。过年回鞍山老家的宛越不会被亲戚邀请去串门,甚至一家人吃饭时,也会被老人或者亲戚提醒要多洗几次手。遭遇这样的待遇,宛越也“早已习惯了”。

  尽管如此,宛越特别开心的是自己找到一个能理解自己的妻子,目前女儿已经4岁半了。宛越刚认识现在的妻子时说:“我的工作情况就是这样,每天打交道的就是尸体,你能看得起我,咱们就继续交往,看不起我,咱们就不继续了。”没想到这话并没有吓走这个善良的女孩,妻子的理解让宛越坚定了继续这份工的信心。

  目前的遗憾是因为工作强度大,女儿被带回鞍山老家由爷爷奶奶照看,一年才见一面。但懂事的女儿会对爸爸说:“爸爸工作很辛苦。”

  朋友圈内的破案达人

  辅警每月5000多元的工资让宛越的生活有些捉襟见肘,既然有调酒师及开餐厅的经历,他是否会考虑转行呢?面对这个问题宛越沉默了一小会儿。

  “每一个男孩都有一个警察梦,尽管目前自己只是辅警,但所做的事情也是与警察工作密切相关。”他告诉记者,目前这份工作已经成了自己的爱好。工作期间除了完成拉运之外,他会根据杀人现场来对作案人以及作案动机进行分析,如果最终法医鉴定和刑警侦查结果与自己的分析相符,那种成就感也是不可替代的。看多了案发现场并且结合解剖实践,慢慢积累的刑侦知识在他的朋友圈里也小有名气,甚至有的律师朋友也会来向他咨询。“分析现场分析作案动机,这些就当给自己充电了,也让自己的生活充满乐趣。”

  他,本来是一个安安静静的厨师

  深圳法医辅警队解剖组组长毛陈清

  人物介绍:

  47岁的毛陈清是深圳市公安局法医检验中心辅警队的元老,1997年成立辅警队的首批队员,当时的队员目前仅存2人。毛陈清目前是法医辅警队解剖组的组长,他近20年的工作经验被队里的同事们尊称为“老毛”。解剖组的工作包括两大项,对402个储尸冰柜的巡查和协助全市50个法医对尸体进行解剖。

  厨师成了拉尸辅警

  1997年,老毛那时28岁,一直在老家务农的他想来深圳闯闯。当年深圳公安局法医队成立首支辅警队伍,老毛听说这里缺一名厨师,他就来应聘。老毛记得很清楚自己的入职时间是1997年6月28日,7月1日正式成立辅警队。老毛负责做饭,但队里忙的时候他也要跟着到现场帮忙拉尸。

  老毛第一次协助拉运的尸体是一具高度腐败的尸体,在这之前老毛一直只是在厨房里忙活。那天队里接到警情,说是在罗湖区某铁路隧道有一具尸体,需要去处理。老毛蒙查查地就被同事叫走了。到了现场每人发了一双水鞋、雨伞和手套。“待遇挺好的啊!”当时老毛心想,还有这样的福利。隧道里光线很暗,老毛跟着大家往前走,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适应。“喏,那不是嘛!”在同事的手电光照射下,一具高度腐败的尸体腾地出现在眼前,尸体已经被水泡得肿胀。

  没来得及呕吐,老毛就被安排抬起尸体的右胳膊。高度腐败,被泡得肿胀,一不小心皮肤就会与骨骼脱离。4个同事分别抬胳膊腿才将尸体运出来。这是28岁的老毛第一次接触尸体的回忆。

  刻意忘却尸体模样

  本想安安静静地做一名厨师,老毛却慢慢地成了一名专业的拉运和解剖辅警。在从业近20年的经历中,老毛不会刻意去记哪一单案件哪一具尸体的模样,他和同事们甚至是刻意去忘却。

  与医院的死亡不同,老毛他们日常频繁接触的均是刑事案件中的尸体,少量死亡时间短、保存完好,更多的是包括高度腐败、被碎尸的、艾滋病等烈性传染病的,不乏爬满蛆虫的尸体。

  “不能损坏发现时尸体的状况,皮肤外表要保持,也不能留下多一点的痕迹。”老毛说,更难忍受的是气味,通常带上两三层口罩,那浓郁的气味仍旧直往鼻子里钻。工作后除了冲凉,一身衣服都要彻底清洗。

  2009年,按照公安部解剖实验室建设规范,深圳市公安局建成法医检验中心新址,中心主要任务是为全市公检法司提供遗体保存、检验场所,并担负刑事命案、重特大灾害事故、交通事故、涉外死亡案件等非正常死亡案件的检验鉴定任务。而辅警队的13名辅警被分成解剖组和拉运组,老毛被任命为解剖组组长,负责协助全市法医进行尸体检验。

  储尸冰库每天巡查三次

  深圳市公安局法医检验中心解剖中心占地面积8000平方米,有遗体冷藏柜402个、20台专业压缩机、解剖台7张、遗体拉运车6辆。

  在解剖中心的负一楼,是存放遗体的冰柜,共有402个,成两排摆放,中间过道约20米长。这里常年存放约有400具遗体。有一名法医向记者讲述进入这个冰库的感觉,两边柜子里的冷气不断地透过柜门向外散发,宽约2米的走道狭窄而且阴冷,想到两旁每一个小柜门里存放的尸体更是让普通人不寒而栗。

  一日三巡查是老毛的固定工作。每天早上8:30老毛刚到解剖中心的第一件事就是巡查冰库。拉一拉每一个柜门,查看是否关好,每一具遗体是否保存完好。中午老毛会再去一次冰库查看;而下班前的例行检查也少不了。“万一哪一个柜门没有关好,里面的遗体就可能会化冻受到损坏,这是不被允许的。”

  除了巡查冰库之外,解剖组的工作还包括协助全深圳市50多名法医对立案的遗体进行解剖。在解剖工作之前,法医会提前致电老毛,约定解剖时间后,老毛一般需要提前24小时提取遗体进行解冻。

  有数据统计显示,深圳市目前每年需进行尸检的遗体接近千具。老毛记得最多一次是同时开了4台解剖台,解剖组的辅警协助法医进行遗体搬动、创口部位的整理以及冲洗,还有就是解剖后的收拾等后续工作。一具遗体的解剖时间在2~2.5小时。

  半夜说去殡仪馆 被的哥轰下车

  20年的从业经历,老毛见惯了形形色色的职业歧视。这么多年来,老毛和同事们居住的宿舍位于殡仪馆、墓地和法场之间的一片三角地带,可谓人迹罕至。从宿舍楼的窗口望去就是火葬场的烟囱。

  工作之余同事们也喜欢喝点酒聚聚餐,但是距离宿舍最近的餐厅也需要坐车前往。老毛还记得有一次从市区打车回宿舍,上车时司机问去哪里,他说殡仪馆,司机听成了宾馆,追问是哪一个宾馆。当老毛再说“殡仪馆”时,出租车司机一下子停车把老毛轰了下去。类似经历老毛的同事们也都经历过。

  尽管老毛和同事们从事的是不被常人所理解的工作,但是在法医眼里是有力的辅助人员,也是不可缺少的好助手。法医检验中心主任盛立会向记者表示,法医辅警队伍当前最小年龄的是32岁,最大年龄的就是老毛已经47岁了,其中最少工作时间也已经超过5年。“工作过了5年就基本稳定了,想走的可能入职第二天就走了。”

  但这些法医辅警目前在国内还不是被认可的工种,说白了仍是临时岗位,无法参加职称考试。盛立会说,成立法医辅警队之后,仅在大型招聘市场上公开招聘过2次,就是这仅有的两次也只招到一名法医辅警。盛立会苦笑道,目前12名辅警的工作强度很大也很无奈,实在是很难招到合适的人选。(文/图 广州日报记者童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