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三军革命遗址天宫井

2016-04-15 09:01:40
分享

红三军革命遗址天宫井

红三军革命遗址天宫井

红三军革命遗址天宫井

红三军革命遗址天宫井

红三军革命遗址天宫井

  20集电视连续剧︽雄关漫道︾在沿河拍摄镜头之一。侯德江摄

  站在红三军司令部旧址右面的小路上俯看旧址的全景。

  贺龙当年住过的厢房。

  天宫井杨家祠堂:红军曾在此关押过战俘。

  红三军在天宫井期间,贺龙曾多次在此钓鱼。现在人们称这里为“钓鱼石”。

  天宫井,位于沿河自治县淇滩镇境内,革命遗址主要有红三军司令部旧址暨贺龙旧居(杨昌英家)、红九师师部旧址(杨光斗家)、天宫井乡苏维埃政府旧址等。

  红三军司令部旧址

  1934年5月,红三军在贺龙、夏曦、关向应率领下向黔东北地区进军,几经辗转到达沿河。6月19日,在沿河枫香溪(现属德江县)召开湘鄂西中央分局会议,决定建立黔东革命根据地,同时恢复和发展党团组织建设,从此开始了黔东苏区的创建工作。

  沿河境内的红三军司令部旧址有很多处,主要有铅厂坝、白石溪、长岗岭、天宫井、河东周家统子等,红三军司令部驻天宫井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意义却很大。司令部第一次驻天宫井的时间在7月下旬,当时黔东特区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已经顺利召开,苏区的发展形势一片大好,贺龙亲率红三军军部来到天宫井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在苏区发展党的组织,在淇滩、甘溪、上坝一带培养中共党员。天宫井乡代表杨光模就是在这段时间入党的。

  据杨光模回忆:7月底,红三军军长贺龙来到天宫井,住了6天……那天晚上,来了4根连枪(4个人)要我到军部去开会。记得他们4个人的名字,一个叫王绍南,一个叫王金香,一个叫王子龙,还有一个忘记了。贺军长问我叫杨光模吗?我说是。又问多大岁数啦?我说今年20岁。他说正来劲……贺军长说,喊你来就是开这个会(发展党员,成立支部),还讲了党要领导红军打富济贫的情况。

  接着,就从箱子里拿出一张石印的纸,画了几个字,上面有长条公章,有方形私章,给我交待要保管好,就是父母、老婆都不能知道……一天,“省政府”通知我去开会,沿河、印江、德江、松桃4个县,就得6个人开会,开了两天两夜。夏主席叫夏曦,给我们开会,他说,我们进贵州,还是第一次开这样的会,第一次党支部会……散会后,我跑到甘溪就黑了,找到红军团部住宿,秦团长看到我的那张纸,马上双手把我的证件捧拢,要我保存好不要随便拿出来,并说这个“关火”(起作用),我们千军万马都只有几个。

  第二次是在10月上旬至中旬。1934年9月10日,湘鄂西中央分局发出《关于保卫黔东苏区争取击破王家烈进攻的紧急任务》指出:“努力扩大苏区,特别是沿河西岸的游击战争的发动与土地革命的进行,只有广大的发动群众将印江思南的敌人包围起来。”9月23日,黔军杨昭焯部来沿,川军田冠五部从沙子向红军进攻,湘敌周燮卿旅向晓景进攻,贺龙决定采用外线活动诱敌深入以消灭之,于是将主力开往木黄一带,于9月28日大败李成章部,从而灭了敌人的威风,川湘之敌不得不退出沿河。

  就在这一期间,蒋丕绪部杨畅时旅乘虚占领沿河县城,沙子坡团总田明道抢劫了运往黔东特区的20余担药材,并杀害了贺龙的好友、彭水开明人士龚渭清,逮捕了给龚渭清送信的傅怀忠。

  为了打通沿河县城这个川黔水陆交通要地,贺龙决定第三次攻打沿河城,同时为好友报仇,消灭杨畅时,救出傅怀忠。为了指挥重占沿河的战斗,进一步扩大苏区,贺龙再次将司令部设到天宫井,贺龙依旧住杨光野(杨昌英)家,军部管理科设在天宫井杨家祠堂。这里离沿河县城和乌江很近,方便指挥。

  他也常下到天宫井下面的白果河钓鱼和游泳。1934年10月12日,红三军强渡乌江收复沿河县城,并在黑水杨寨包家园将杨畅时部全歼。

  红三军再次占领沿河后,10月15日,红六军团一部在李达的率领下,在石阡甘溪冲出敌人的包围,几经转折来到沿河水田坝,贺龙即刻前去迎接。10月16日,红三军主力南下,司令部从此撤离沿河。

  红九师师部旧址

  淇滩天宫井红九师师部旧址,位于天宫井,原为杨光斗家,现已拆除,只留下屋基。

  在黔东革命根据地创建时期,红九师师部在沿河境内主要有两个旧址,即谯家镇铅厂坝肖家寨汪仕军家和淇滩镇天宫井杨光斗家。

  民国《沿河县志》载:“六月二十六日,(红军)至沿河三十里之淇滩天宫井一带征发粮食,军民皆惊。”据天宫井乡主席代表、第四区革命委员会书记崔照吉回忆:“同年六月初六,第九师师长钟炳然带人到淇滩,六月初七在学校开大会,并选举代表,六月十一日(有说六月初)成立区苏维埃政府。”为了工作需要,红九师师部有时常驻扎在淇滩天宫井。派出工作队分赴淇滩、甘溪、上坝等乡镇发动群众,采取个别串联,召开“茅山会”、“悄悄会”等形式宣传发动,逐渐消除群众对红军的疑虑。向当地的地主、恶霸展开斗争,没收地主富豪的粮食和财产。

  许多山村的贫苦农民,派代表上门来,要求红军成立政权和成立自卫组织,淇滩乌江以西的三壶坪、火炭溪、彭家山、黑塔子等村寨贫雇农主动选派代表前来找红军,建立乡苏维埃政府,组织游击大队。在师长钟炳然、政委朱绍田的带领下,在上坝、甘溪、淇滩及乌江以西的和平镇、黑水乡、板场乡等地区,发动群众,很快组织了10余支游击大队。不久,将这些游击队合编成沿河独立团,贺炳炎任独立团团长。

  红九师驻扎在天宫井期间,还积极参与苏区党团组织建设。据杨光模回忆:“红九师师长钟炳然住杨光斗家……一天,一位叫黄处长(黄新廷?)的来到我家;问我是乡主席不是……第二天黄处长派人叫我去,他对我说,你任务完成很好,你是乡主席,只知道我们是红三军,不知道红军是共产党领导的,我们要发展党员,成立支部……他解释说,成立党的支部,就是党领导我们打土豪劣绅,保护穷人。他这一讲我就承认了。接着,他拿出一张三指宽的皮纸,写上字,从中间裁破,拿一半给我。说,手续不简单,要经过好多部门,你把这一半放好,如果有人喊你开会,你就拿着这一半条子去。过了4天,有人通知我到师部去见钟师长,见了面,他问我姓名,岁数,给我说,我们是红军,为了打富济贫,就要依靠你们,建立党的组织,他又拿一叠纸出来,纸是长条条,写上字,截了一半给我。说有通知你去开会你就去,纸条保存好,今后对你有用处。”杨光模在红九师,师长钟炳然、政委朱绍田、还有黄处长等的帮助下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得到了贺龙的接见,成为苏区第一批党员,在以后的土地革命斗争中,充分发挥了他的党员模范带头作用。红二、六军团撤离黔东后,在坚持黔东苏区斗争的艰苦岁月里,他随黔东独立师转战梵净山,与敌激战,为保卫红色政权作出了贡献。

  建国以后,他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在家乡积极参加农村社会主义建设,多次被评为先进生产者。他常以红军在黔东的革命事迹和自己的亲身经历给青年、学生进行革命传统教育,1985年1月因病在家乡去世。

  天宫井乡苏维埃政府旧址天宫井乡苏维埃政府旧址,位于沿河自治县淇滩镇天宫井村,与沿河县城直距10公里。

  天宫井乡苏维埃政府,隶属于沿河县第四区革命委员会。1934年6月下旬,红九师一部来到天宫井,发动当地的贫雇农开展打土豪分田地的土地革命,在红九师工作队成员王绍南等指导下成立了贫农协会,很快并成立了天宫井乡苏维埃政府,选举了杨吉成为主席,杨通才为副主席,杨光模为代表。

  天宫井乡苏维埃政府成立后,天宫井乡成了红三军军部、红九师师部活动的主要地点,为黔东革命根据地的开辟和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乡代表杨光模在贺龙、钟炳然、黄新廷的培养下,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苏区第一批被吸收的中共党员。杨光模入党后,不久在瓦厂坝参加了由夏曦组织召开的贵州省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支部党员会。参加会议的有6人,其中谯家1个何姓党员,1个殷姓党员,另外3个党员是其他县的。

  红军主力转移后,天宫井乡苏维埃政府在黔东特委、黔东苏维埃省政府的领导下,组织当地游击大队参加了保卫黔东苏维埃政权的斗争,有力地策应红二、六军团主力的战略转移,天宫井人民也为此付出了重大牺牲。

  杨畅时为了报复,前来天宫井一带奸淫掳掠,无所不做,放火烧了天宫井很多民房。

  杨光模后随黔东独立师转战梵净山,与敌激战,后独立师撤离梵净山,向湖南转移,寻找主力红军。途经江口、松桃、秀山境,在经过松桃迓驾附近的石号坡时,遇到当地反动民团的袭击,杨光模与部队失散,他躲过敌人的搜捕和盘查,于1934年底回到了沿河。

  这时,黔东苏区正在遭受敌人的蹂躏,杨光模有家不能回,只好在山洞里躲藏,乡亲们劝他暂时在外避一下。杨光模离开了妻室儿女,逃到德江县泉口司的芦统溪帮人、说春、背脚,生活了整整13年,直到1948年,才回到了家乡。

  天宫井乡苏维埃政府旧址现由杨光模之子杨昌陪一家居住,为普通木房,占地面积约1000平方米,保存完好。原为当地的地主房屋,杨光模解放前的房屋被杨畅时烧掉,解放后便把这间房子改给他住。正房为长五间,两边有厢房,中间有石院坝,一边的厢房已拆除。

  贺龙住在杨光野家的故事

  讲述人:严凤玉(杨光野之妻,回忆文章为上世纪80年代由其后人杨昌英、杨昌育根据所述整理)贺龙率领红军来到天宫井,是甲戌年(民国二十三年)热天的事情,前前后后在天宫井进出好几个月,每次外出后回到天宫井,就住在我们家里。

  红军到天宫井时,先听到在后山营盘上放了几枪报信(营盘是天宫井寨子的制高点,可以俯瞰全村,及早发现远方来人)。因为当时兵荒马乱,听到报信枪声,还以为是“棒老二”(当地称土匪为棒老二)来了,又怕是国民政府派部队下乡来拉兵派款,村里人很紧张,青壮年不明白底细,就外出逃跑躲避,留在家里的,把值钱的东西都赶紧藏了起来。

  贺龙率领警卫人员来到我们家,一进门了解情况后就说:“老板娘,快把你们老板喊回来,莫怕莫怕,我们是红军,是穷人的队伍。”贺龙接着向我们说,红军专跟坏人作对,跟其它武装完全不一样。说这次要在这里驻扎一段时间,希望乡亲们不要怕。贺龙身胚很大,随时笑眯眯的,声音洪亮,说话也听得懂,一开始还没有人敢相信他说的话。

  我们家的厢房有两大间,当时刚刚建好,床和一些家具都是新的(现还保存),没人住。贺龙就住在厢房的正中间,另一位也留有胡子的大官(注:应该为关向应)住在另一间。其他红军住在厢房楼上、正房空闲的两间大房、三间牛栏的阁楼上和水井旁边的阁楼上。隔壁杨胜皇家也住有红军。

  住下来后,贺龙经常带领人进进出出,有时一天,有时两三天又回到村里来。十几天后,与我们相安无事,贺龙开玩笑对留在家里的女眷们说:“你们再不把你们老板喊回来,我就要留下来当老板了。”后来由家里带信报平安后,光野和村里的青壮年才敢回到家里来。

  我们家平时都有红军放哨,房子对面的田里插满了红旗,外面的人要经过批准才进得来。我们每天要给红军煮好几大锅饭,看到红军不是“棒老二”,我们还把祖上留下来藏起的土枪送给他们去打仗。

  贺龙的部队带了很多骡马,平时就拴在两边院子里的树下,他爱干净,常在院子里动手给他的战马洗涮,洗完之后,又喜欢逗小孩,常把我家当时5岁的大娃儿抛起来又用手接住,逗孩子大笑,也常把孩子抱在马背上逗笑玩耍。因为是夏天,贺龙还隔几天就带人下河去洗澡,有时候还借我们家的钓鱼竿去白果河河边钓鱼。

  红军在我们家的墙壁上写了很多标语,在厨房边墙上是用石灰水写的大标语“穷人不还富人钱,打倒土豪劣绅”,厢房边上写的是“共产党万岁”,屋壁上写的是“取消一切苛捐杂税,实行土地革命!”和“穷人起来打土豪、分粮食、分衣服、分田地!”……有一次,贺龙亲自拿起墨笔在我们厢房的窗户板上写下“穷人不还富人钱”标语。解放后还拆下来几块有标语的板子送去县城,但后来就没有了下文。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用石灰水写的大标语“打倒土豪劣绅”还看得见;厢房的外窗户板可看见两列内容,右边有“红军”两字,左边有“人一家”。当年杨光模主席还在,还会唱以“打倒土豪劣绅”等为词谱曲的歌,唱起来简短而有力。

  当时,我们家里老人刚过世不久,因为去世时年龄不满60岁,按当地风俗,是不能供奉在“香火”(神龛上的祖宗牌位)上的。贺龙知道后,说那是旧风俗,老人家儿孙满堂的,放在“偏偏”(当地将不居中的偏僻位置的叫做“偏偏”)不大像,怎么能不上香火呢?他自己恭恭敬敬地将老人的牌位请上了香火,这个举动,给我们留下很深的印象。

  听贺龙“摆龙门阵”(讲故事),说他年轻时常在湘、黔、川(现重庆)边境一代跑骡子贩盐,故而对三省交界的酉阳、秀山、彭水、松桃、铜仁、张家界、吉首一带的民风民情非常熟悉。他豪侠仗义,在各地都有很多朋友。

  (本文由张体珍根据文史资料整理;图片除署名,均由张体珍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