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围观柏林评审主席梅姨与中国记者斗智斗勇!

电影大爆炸电影大爆炸 2016-02-12 12:05:00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电影大爆炸”:movie-bigbang

  从今天开始,小爆要带着大家把注意力从红火的内地影市以及“猴赌鱼”的撕咬中转移开了,因为新一年的柏林电影节开幕了!

围观柏林评审主席梅姨与中国记者斗智斗勇!

  2016年第66届柏林电影节,按照咱对数字的理解,如此“66大顺”的大年,这电影节总该端出一个欢乐的大派对吧?

  然而现实并非如此。从去年开始在欧洲大规模爆发的难民问题,也把今年在严冬之中举行的柏林电影节推向极度深寒。

  众所周知,柏林电影节的选片荐片历来“政治至上”,去年的评审团就将最高奖“金熊奖”颁给了被伊朗当局囚禁过多年的导演贾法·帕纳西。在如今德国社会矛盾更为尖锐的时局下,柏林电影节的这一特质也渗透进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这也是文章写到现在,小爆一个笑话都没讲出来的原因。

  比如在今年开幕片《凯撒万岁》的发布会上,有记者问及主演乔治·克鲁尼是否有兴趣拍摄“难民题材”电影,而一向大牌的克鲁尼也反唇相讥回敬记者:“你又为难民做过什么?”

  而在评委发布会上,担任今年评审团主席的奥斯卡影后梅里尔·斯特里普也被反复问及“女权”问题,甚至还延伸至德国总理默克尔身上。

  言归正传。柏林电影节在开幕的第一天活动不算多,当天举行了两场发布会:评委发布会和开幕片发布会。按说这两场发布会的内容和主题与正在过大年的中国人着实没啥关系。然而,一个中国记者拉近了这个距离。

  正当评审团见面会平稳有序甚至有些无聊的进行时,这位中国记者站了起来:“我去年就在这同样的地方,问了去年的评审团主席达伦·阿伦诺夫斯基这样一个问题:金熊奖能不能给我们中国的电影?结果呢,他居然告诉我:他根本不知道有中国电影入围。现在我想问你,梅丽尔,你是不是也不知道,今年有我们中国电影入围了?”

围观柏林评审主席梅姨与中国记者斗智斗勇!

小爆找到了当年的新闻,还真是的……

  这是一个锋利的问题,以至于全场记者都没回过神。不过梅姨不愧是影后,身经百战,她稳如泰山地回答:知道。记者接着补射:“我听说你还和我们中国演员有过合作?”梅姨反应那叫一个迅速:“刘烨……”

  然而该名记者并未理会梅姨的回答,接着像读稿子一般发问:“他的名字叫刘烨,你们合作了一部电影叫《暗物质》。那么,我的问题是,你对我们中国电影和中国电影人有多了解?”

围观柏林评审主席梅姨与中国记者斗智斗勇!

  问题越直接,也是越考验情商考验风度的时候,要是都跟克鲁尼一样跟记者斗嘴,恐怕也正中了圈套,又能让在场的各位瞬间写出仨标题来。

  于是乎,梅姨开启强悍的圆场功能,她大概意思是讲:我自己在到柏林之后就已经知道这届的片子都有哪些、来自哪国了(话中并未点名中国)。

  然后话锋一转,马上感叹起来:“哎呀,现在真的是一个信息爆炸时代了哈,你看,各方面的信息都是无孔不入的,你说,你怎么可能不被‘剧透’呢?再也不可能让新闻‘保鲜’到最后时刻了。”

  梅姨说着还比划了几个动作,把话题完全拉回到一个没有任何国别针对性的高度上。与此同时,面对着这样一个如此感人的问题,梅姨还能抒发出自我对时代的感触与情绪。要么怎么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而对于后面一个“中国电影”的问题,嘿嘿,梅姨的回答更有趣:“是的,我和刘烨合作过,他很棒,虽然我们在语言上完全没法交流。其实我在和他合作完几年后,我又在中国和他见过面,就在他刚演完毛泽东之后。”

  梅姨指的那次碰面其实是2011年底在北京举行的“中美艺术论坛”,当时她和今天另一场发布会的主角乔尔·科恩都来到了北京,梅姨还与刘烨、葛优进行了一场论坛。梅姨特别描述了那次见面,还特意强调刘烨刚演完毛泽东(《建党伟业》),好像就是在对这位中国记者做一个普及:这是一个“你本来就应该知道的信息”。

围观柏林评审主席梅姨与中国记者斗智斗勇!

  而当这名记者的问题结束之后,又有几个北非记者站起来,问梅姨“你知不知道我们非洲电影”……好好的一个评审团见面会,摇身一变成了“第66届中非论坛电影知识竞赛”,一号选手,斯特里普,请,作,答!

  这里容小爆我吐槽两句。“知不知道我们中国电影?”“你能不能给我们中国电影金熊奖?”这类问题,乍听起来的确是霸气外露,颇有点儿当年马家军给12亿中国人民打了一针兴奋剂的感觉。

  但是,我们看过这么多发布会,观察过这么多电影节,你从没见过有哪个美国记者追着别人屁股后面问:“你知不知道我们美国电影?”“敢不敢给我们美国人一个奖?”

  中国到现在贵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柏林开幕的当天,内地总票房又是分分钟破纪录、花式碾压北美。但我们的记者却在同一时间在国际电影节的发布会理直气壮的追问“你了解不了解中国电影?”

  表面霸气外露,骨子里深深的文化自卑。结合后面几个非洲记者的问题来说:我们在票房上或许已经和美国同一个级别了;但在文化自信上,我们仍和非洲是一个水平。

  发布会的糟心还是就说到这里吧,聊聊开幕片吧。

  今年的开幕片是由科恩兄弟执导的,卡司阵容包括乔治·克鲁尼、斯嘉丽·约翰逊、查宁·塔图姆、拉尔夫·费因斯和乔纳·希尔等一群明星的《凯撒万岁》。

围观柏林评审主席梅姨与中国记者斗智斗勇!

  不过说句实话,柏林电影节选择以《凯撒万岁》作为开幕片,其实也是一个大写的尴尬。《凯撒万岁》贵为“开幕片”,却早就已经在一周前于北美地区上映了。从先例的角度,确实不是每部柏林开幕片都同时是“世界首映”。

  然而,挑选一部在世界范围内如此受人瞩目的美国电影,却又甘于忍受北美地区早于自己整整一周的开画时间,这在柏林历史上也并不多见。柏林甘于受此“胯下之辱”的原因也不难猜,组委会显然是想以《凯撒万岁》的“全明星阵容”补充自己这几年愈加惨淡的星光。

  然而更为尴尬的是,《凯撒万岁》无论是口碑还是票房,几乎都逼近了科恩兄弟以往作品的底线。本片二月初在北美开画之后,票房创造了科恩兄弟大规模开画电影的最差开局。而本片在北美的评价也非常不理想,影院的观众评分只有“C-”,烂番茄的爆米花指数更是惨不忍睹。即便是力挺科恩兄弟的一票北美媒体,为本片打出7分左右的评价也与《醉乡民谣》等科恩兄弟的近作相去甚远。

围观柏林评审主席梅姨与中国记者斗智斗勇!

  《凯撒万岁》其实全方位都与2014年底的一部现象级华语片类似,那就是去年在同一时间同样入围柏林电影节的《一步之遥》。口碑遭遇相似,影片本身的缺点也很相似。这两部电影都有导演本身非常强的作者性以及导演为影片注入的鲜明时代感,不过这些信息又都以极不平易近人的方法进行了表达。尴尬的是,两部电影又恰恰都使用了“全明星阵容”,这自然吸引到大批普通观众抱着娱乐心态走进电影院,致使两片的口碑自然呈现了严重的问题。

围观柏林评审主席梅姨与中国记者斗智斗勇!

  而且《凯撒万岁》本身也并非完美之作。和《一步之遥》一样,导演都是在通过讲述“旧时代电影人”的故事,去倾注自己的“迷影情结”。这种行为说不好听一些就是“夹带私货”。当然,像科恩兄弟或姜文这类拍出过多部杰作的导演,影迷们往往对他们偶尔的“夹带私货”有很大的宽容度。但单就影片来说,这些“迷影情结”在两部电影中确有泛滥之势,以至于它扰乱了故事应有的节奏和导演赖以成名的个人风格。

围观柏林评审主席梅姨与中国记者斗智斗勇!

  很多人都说《凯撒万岁》中由乔什·布洛林饰演的“好莱坞老炮儿”与《严肃的男人》的主角非常接近;而有关聚焦“电影人焦虑”的影片,更是让人联想起曾问鼎戛纳金棕榈的《巴顿·芬克》。

  但是《凯撒万岁》的人物众多而繁杂,且诸如乔纳·希尔等明星的客串又几乎看不到除娱乐属性之外的意义,《凯撒》在人物建立上完全没有了《严肃的男人》那般一气呵成。而本片在结构上也自然无法与《巴顿·芬克》匹敌,科恩兄弟以往作品的黑色幽默与怪诞气质,在《凯撒万岁》中被一段又一段对好莱坞黄金时代经典类型片的“仿讽片段”完全冲垮了。查宁·塔图姆那段致敬舞王吉恩·凯利的水兵舞,华丽而冗长;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一步之遥》开场的那场致敬巴斯比·伯克利的水兵舞。

  后来姜文曾在柏林版将那段舞剪短近10分钟,其实已可以看出他察觉到“迷影情结”对于影片结构的伤害了。而只是来柏林参加展映的科恩兄弟,并没有也着实没必要做这样的调整。

  其实眼下的柏林电影节倒更适合以科恩兄弟编剧的另一部电影作为开幕片,那就是以柏林城为背景、刚刚提名奥斯卡最佳影片的《间谍之桥》。某种意义上,《间谍之桥》中描写的政治寒冬,时至今日仍没有解冻。汤姆·汉克斯在结尾的凝望——车窗外孩子们翻越的铁网,也是今日欧陆“重筑柏林墙”的前兆。

  总之,柏林电影节在这样一个寒冷、怪诞又写满尴尬的开幕日匆忙起航了,而接下来的10日,恐怕又将是一段暗潮涌动的雾海夜航。

分享到6.79K
众怒 入侵
见证中国火车变迁史:从绿皮车到高铁动车 中资公司掀起海外收购热潮 规模创纪录水平
独家:中国日报网2015年十佳华语电影出炉 会在火星种土豆的学霸并不多 理工宅男仍然槽点满满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

    “鲁冰花”关爱留守儿童公益计划在京正式启动

    详细>>

    圆梦北京之《90后的青春》

    详细>>

    圆梦北京之《梦想成画》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