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往事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90岁的沈阳老人李立水有三样东西是他视为比自己的生命还要珍贵的,一封用英文写的信、一张外国老兵的照片、还有一张美国大使馆颁发的证书表彰他在二战期间帮助盟军战俘营里战俘的可嘉勇气和英勇表现。

70多年前李立水老人是如何跟战俘相遇并帮助他们的故事还要从现在位于辽宁省省会沈阳市大东区地坛街303号的二战盟军战俘纪念馆讲起。这个二战时期日本在沈阳设立的一个专门关押太平洋战争中受俘盟军的场所,时称“奉天俘虏收容所”。

“这里曾关押了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荷兰、法国6个国家的2000余名战俘。”据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馆长井晓光介绍,奉天俘虏收容所是日军在中国东北建立的中心战俘营,也是二战期间日本在本土及海外占领地设立的18座战俘营中保留最为完整的一座。

这些盟军战俘被关押长达三年半之久,他们都很年轻,平均年龄只有26岁。

迫不得已的投降

1941127日,日军突然袭击美军太平洋舰队驻地珍珠港,太平战争全面爆发。原驻菲美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受命转赴墨尔本,统率在澳大利亚的美国部队。

与此同时,准备进攻马来亚和菲律宾的日军部队也正在待命状态,接下来开始了对东南亚地区的猛烈进攻。日军展开了疯狂的报复,对巴丹进行更加猛烈的轰炸,并且炸毁标有明显标志的战地医院,部分地方还展开了白刃战。

可此时盟军的情况却是,粮食和弹药的极度缺乏,每天的给养不足正常标准的一半,并且伴随着疟疾和痢疾等热带流行病的爆发,部队的作战力量渐渐枯竭,饥饿与疾病的双重折磨使战士们没有了力气。

王建学,中国近现代史料学会副会长介绍:“不到五个月的时间,日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在东南亚战场所向披靡,一个胜利接着一个胜利。”

盟军节节败退,再加上各方补给不到位,已经陷入孤立无援多日。为了不使数万人的性命化为乌有,为了保存在克雷吉多岛上全体官兵的性命,新晋升为陆军中将,成为驻菲美军总司令的温莱特将军在19425月被迫选择了投降,紧接着其他的东南亚盟军也陆续放下了武器。

“盟军的大规模投降让日本也有些始料不及,为了安置这些来自12个国家的20多万盟军战俘,从1942年到45年,三年间日本在亚洲建立了115个规模大小不一的战俘营。”王建学说。

奉天俘虏收容所是目前众多战俘营中保留最为完整的一座,同时也是关押盟军战俘级别最高的一座战俘营。根据日本陆军省俘虏情报局19456月的档案统计,当时共关押了二战时期日军在菲律宾、新加坡等地俘获战俘2000多人,其中美军温莱特中将、英军帕西瓦尔中将及香港总督杨慕琪等军官战俘523名,这里面准将以上高级别战俘就有76名。

“日军将高官战俘用作其据守满洲进行顽抗的人质资本,更是这所战俘营重要性之一。”王建学说。

“奉天对日本人来说其实是个比较熟悉的地方。从伪满洲国政权建立开始,日本人就在东北不断的扩张。而奉天(沈阳)被日本选为它的军事工业基地和中心,并且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就有美国的兵工厂在这里生产。”沈阳盟军战俘纪念馆馆长刘长江介绍。

“其实,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虽然日本攻势迅猛,但是因为同时在中国和东南亚战场作战,因此也面临着极大的劳力和资源的缺口。为了解决这些需求危机,日本每到一处就大肆的掠夺当地的资源、金钱、贵重物品和抓劳工进行生产。

鉴于东南亚这批战俘大部分都有机械方面的背景,掌握一些机器操作技能,所以日本人挑选了一批关押在沈阳为他们的兵工厂生产,意图实现以战养战的目的。”刘馆长说。

他说:“这种手段其实非常阴险也极具讽刺性,日本让美国的战俘利用美国的技术和机器,在沈阳帮助他们生产武器反过来进攻美国军队。”

苦难岁月

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是日军标榜的“模范”战俘营,宣传战俘们在这里生活得如何“安逸”。但是实际情况却糟糕得多。这里以高死亡率为特征。从194211月到19458月长达34个月的时间里,盟军战俘共死亡250人,死亡率高达16%。比较之下,在欧洲战场,德国盟军战俘营里的死亡率仅为1.2%,其死亡率是欧洲战场上德国战俘营盟军战俘死亡率的13.3倍。

在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日军违反签订的相关国际公约,没收战俘私有物品,强迫战俘从事生产军事武器的劳役,盟军战俘因冻、饿、营养不良、感染传染病致死者众多。

无端殴打的情况更是多见,包括温莱特将军在内的盟军高级战俘在内都有受到日军看守无端毒打及侮辱的痛苦经历。

温莱特将军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到,“多少次在我被囚禁在战俘营的日子里我都在思考为什么日本人可以做出如此没有人性的暴行。“

记录历史的方法有很多种,因为战俘营里日本人严格要求不许写东西,为了记录下那些苦难的日子,战俘们画图纸的时候偷偷藏起来一些纸画漫画。这些漫画生动的反映出了当然日子的艰苦,战俘受到的残暴对待和日本守卫们的丑恶嘴脸。

战俘营里人才济济,Malcolm Fortier, Barton Pinson and William Wuttke利用画图纸的便利,偷偷藏了不少纸并以漫画的形式记录下一些难忘的场景,被战俘们誉为战俘营里的三位漫画家、艺术家。

每次画完画他们就藏在最里面的衣服里,逃过日本人的检查才最后得以保存下来公布于众。

现在观众如果去战俘营纪念馆参观就可以看到这些漫画,那里有一个固定展览。让人印象非常深的一幅是Wuttke画的自己裹在一条毯子里然后瞪大眼睛看跳蚤在排成一排行礼走过。

在战俘营里,所有的战俘不管什么级别都要求见到日本人要立正行礼。对于有些忘了行礼或者拒不行礼的战俘,对付他们的都是一顿暴打。在战俘眼中,就连跳蚤也都变得要守规矩、行礼、报数。

希望活下来能够跟家人团聚成为支撑很多战俘们活下来的勇气,他们每晚都是靠跟家人在一起的美好回忆才能入睡。

从一个地狱走向另一个

第一批战俘19421111日到达沈阳,他们最开始被关押在北大营被炸毁的营房里。19437月新的战俘营建好,所有人员被转移到现在能看到的纪念馆旧址。

战俘营东西长约320米,南北宽约150米,共占地45355平方米,共有三座供战俘居住的营房,一处医院,一处日军办公用房,其余还设有厨房、食堂、猪舍、厕所、供暖锅炉房等20处附属建筑,但是不幸的是大部分建筑在建国后拆除或改建了。

目前纪念馆的面积也就占原来的四分之一。那些还保存的建筑经过岁月的侵蚀让人看起来不觉有种伤感的感觉。

为了防止战俘逃跑,战俘营四周架起了高高的电网,四角还有炮楼装有探照灯和机枪,24小时有人值班。

目前还保存着的唯一一栋营房是一栋两层的小楼,现在人们真的难以想象这里曾经被安置了640名战俘。

井晓光馆长介绍到,2000多人的战俘营只有10多个厕所,恶劣的卫生条件不能想像。由于卫生条件差,又缺少药品,各种传染病在战俘营肆虐,每次都有一些人难逃厄运。

战俘Arnold Beckael在日后的书中写道,“睡觉是战俘们的镇静剂,是逃离现实的唯一方法。每每只有在梦里才能和亲人团聚,才觉得自己还是一个人。在梦里我们有亲人的拥抱、关心,有妈妈做的可口的饭菜和关爱。”

据井晓光介绍,尽管营房里有10个俄式的炉子可以取暖,但那是日本人安装为了应付检查的。平常很少生火,冬天到处都是冰冷的。

“那些年的东北,冬天温度最低可以到零下40度,每年冬天都有不少战俘抵不过严寒和疾病,在床上病死第二天没有醒来。由于天寒地冻,地被冻的结结实实,根本无法挖坑掩埋尸体。日本人就把尸体都放在战俘们去吃饭必经之路的一个空房子里放一整个冬天,对战俘进行精神摧残。”井馆长说。

饥饿是战俘营里每个人回忆都会提到的话题,也是大家认为战俘营里的噩梦。Ralph Griffith,一位曾经被关押的美国战俘在2007年重访战俘营的时候对井馆长说,“您知道吗我们那时候吃的东西连猪吃的都不如。尽管这样,还是经常吃不饱。”

战俘营里有张漫画讲述的是为了保证薄薄的一小片面包分得均匀,大家竟然用尺子一分一毫的测量。

为了填饱肚子,战俘们想尽一切办法找吃的,野菜甚至蚯蚓都成了他们眼中的美味。那些误入战俘营的野狗、小鸟和小鸡都无一幸免。

“虽然如此,我们不得不佩服这着人。他们依然对生活充满遗忘、有着乐观的生活态度。为了锻炼身体,他们还成立了一个足球队。一个战俘居然还搜罗到各种木头块和盒子做了一把大提琴。他们经常在一起聊天互相鼓励,比赛回忆记忆中妈妈和妻子做的美味。”井馆长说。

细菌实验

在战俘营的正中,有一面遗址留下的破损墙壁。在墙壁上密密麻麻的刻着在战俘营里死去的人们的名字。

“为什么这里的战俘死亡率远远高于德国战俘营?据战俘们回忆他们经常无故的得病,因为他们常常被强迫注射“疫苗”说是体检。”王建学副会长说。

Robert Pitty少将在他的日记里写到,从19431月到19453月,他们被注射过80次各种“疫苗”。但是奇怪的是,每每流行传染病这些疫苗却一点也不起作用,死亡人数反倒是增加的。

王建学说,其实这些所谓的疫苗都是跟神秘的日本细菌实验部队731有关系。他们不仅用战俘们做实验,还拿走了好多死去战俘的器官继续研究。

731部队的指挥官在审判中也承认他们用战俘做过脚气、鼠疫和霍乱等实验,这也是为什么90%死亡的战俘都是美国人的原因。

中国人的帮助

据沈阳二战战俘营刘长江馆长介绍,战俘们工作的工厂是一个叫MKK的兵工厂,也是当年日本在东北非常重要的一个生产武器和飞机零部件的工厂。

除了战俘,还有1000多中国工人在此工作。尽管那时候中国人生活也很苦,但是他们还是经常偷偷给战俘带食物和烟。有时候战俘还偷厂里的东西让中国工人帮助拿出去卖从外面换点生活必需品。

“那些战俘都个子很高,很瘦,有着大大的深陷的眼睛。”曾经在MKK当过学徒的李立水老人回忆到。

李立水回忆到,战俘每天7点就到工厂了,东北冬天亮天晚,天还是黑的。晚上6点离开,外面也都漆黑了。由于长期看不到太阳,他们很多人皮肤都没有血色。除了那些病的爬不起来的,都必须来做工。

“但是从1943年春天三个战俘在中国工人帮助下逃跑被抓后,日本人就切断了中国工人和战俘的联系。战俘和我们被分开在两个组工作,连往对方的工作区看都不让,就连厕所也都被分开了。”李老说。

重获自由

19458月一个由六人组成的营救小组飞临战俘营上方,之后很快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营救队员Hal Leith在回忆录中写到,“战俘们围着我问了无数的问题。我从来没见过如此高兴的人们。虽然被关了那么久,他们还是保持着幽默感比如有人问我橄榄球比赛超级碗现在怎么样了?”

“在过去的20多年里,很多战俘意识到自己年事已高是时候该让更多人知道这段历史了,所以很多人都写了自己的回忆录,也为我们对这段历史的研究有了更多的资料。”王建学说。

“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的历史是二战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不该被遗忘。它的存在就是对日本暴行和日本妄图统治世界野心的最好证据。”王副会长说。(记者 何娜)

分享到6.79K
编辑: 黄硕标签:
变数 武装到牙齿
游戏界传奇陨落:任天堂总裁岩田聪去世 复盘A股史上最惊心动魄的一周
当好莱坞大片遇上食物:魔戒变甜甜圈 马卡龙激怒绿巨人 高考撕书狂欢过后 看各学科知识的正确打开方式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新闻热搜榜

      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

        “鲁冰花”关爱留守儿童公益计划在京正式启动

        详细>>

        圆梦北京之《90后的青春》

        详细>>

        圆梦北京之《梦想成画》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