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被挖眼男童亲属无法接受男童伯母作案论断

来源:京华时报
2013-09-05 09:14:41
分享

张会英案发当天下午进县城

张会英的家在汾西县城西10多公里处,工作的宰鸡场在县城东约18公里处。前天,张会英所在车间的组长告诉记者,8月24日是星期六,活儿比较少,下午3点就放假了,此前没发现张会英有异常。在他眼里,张会英胆小,心里装不下事儿,不太爱说话,但人不错,“几个月前她女儿做手术,她还哭着跟我请假”。

当天骑摩托载张会英进城的宰鸡场工友梁先生介绍,他与张会英不在一个车间,此前曾载过她一两次,“这次路上就闲扯了一些话,东一句西一句,我也记不住说了什么”。当天下午3点45分到50分之间,到汾西县第二小学附近时,张会英下车,“她说在这里坐公交车回家”。这里距斌斌租房处不到两公里,沿途有多个监控探头。

郭志成说,张会英告诉她,当天她到县城后,去了趟妹妹张会兰家。

张会兰对记者说,当天下午5点左右,张会英来到她在县城的租住处,两人坐着说了会儿话。“她说她的腿木得不行,腰也疼,腰椎间盘突出,说是干活累的,吃了1000多元的药了。我说你别干了,挣的这些钱还不够吃药打针的呢。她说如果现在就不干的话,拿不到工资。我让她提前跟单位说,歇歇就不干了,她说慢慢干着看吧。”张会兰说。10多分钟后,张会英说要回到她租的房子,张会兰想着姐姐一星期没回去了,还要收拾下,就没强留她吃饭。

当晚在租住处见过房东妻子

按郭志成的说法,张会英5点左右从张会兰家离开。随后,张会英经过凤凰楼一家通讯营业点时,发现有摸奖,不用掏钱,她摸了个一等奖:拿99块钱就可领一个手机,还送300元话费。张会英把奖券给了在现场的一个工友后,就坐公交车回住处。在车上,她碰见了同村的一个村民。晚7点左右,张会英回到店头村租的房子处,跟房东的妻子打了声招呼。

当晚9点,郭志成给张会英打了个电话,“我问她从单位回来没有,她说她已经回到店头村了,我就让她尽早休息,第二天上午收拾收拾,下午早些去单位,因为周一早上5点多就要吃早餐,6点就要上班了”。

8月25日早6点,郭志成接到张会英电话,告诉他斌斌出事了,已经送到太原的医院了。上午,郭志成与张会英一同来到郭志平租房子处,下午将斌斌瘫痪的爷爷接回乔家庄的家中。当天,张会英还拆了一床被子。

在郭志成看来,张会英的表现一切都很正常。

被询问17小时引发精神异常

8月27日早8点,警方将郭志成夫妻叫到公安局询问,“就是问一些与斌斌双眼被挖的事情,我们就把我们知道的经过说了”。28日凌晨1点,两人从公安局出来。“回来之后她就开始紧张了,甚至开始说胡话,她就是被警察问话吓的。”郭志成说。

到29日凌晨,张会英精神状况更差了,经常说胡话。当天上午,郭志成托人到张家庄叫岳父过来。老人下午5点赶到,张会英5点半睡醒后与父亲打了声招呼。吃晚饭时,张会英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有人拽她。

30日早上6点半左右,张会英走出屋,坠井身亡。

当天上午,郭志成和岳父被警方问话。郭志成说,民警从他家找到一件张会英的紫色运动服外套带走了,当时郭志成没看见外套上有血迹。

对于25日张会英穿什么衣服,郭志成说没注意,回忆不起来了。

31日凌晨4点多,郭志成和岳父被警方送回家,“(警察)问完话后问了我一句:你觉得你兄弟的孩子出事和你媳妇的事有没有关系?我说我敢百分之百保证我媳妇绝对不是那样的人,她就没那个胆量,也没那个动机”。

伤情

家属收到捐款近百万

电子眼不可行斌斌复明希望渺茫

4日下午,山西省眼科医院召开新闻通气会,表示汾西被挖眼男童小斌斌已平稳度过术后感染期,预计一个月后植入义眼,医院决定免除其本次住院费用。另外,太原市盲童学校表示,在小斌斌身心健康状况恢复到可以到寄宿学校读书时,欢迎小斌斌入学,并将全部免除相关费用。

斌斌已经可以出院

据医院院长贾亚丁介绍,到目前为止,斌斌的恢复状况良好,情绪也比较乐观,伤口愈合良好,无感染现象,已经基本度过感染期。30日,医院已经为其去除油砂条,安装眼模,防止结膜囊收缩,以便后期治疗。

从斌斌的恢复状况来看,已经可以出院,院方也已向卫生厅汇报。目前斌斌住院花费6852元,1个月后就可以进行义眼安装手术。普通的义眼费用相对较便宜,大约几百元,但如果量身定做,费用较高,大约在千元至万元左右。“至于以后义眼手术在哪里做,由斌斌的父母决定,”贾亚丁说。

“为小斌斌安装电子眼,人造眼而恢复光明”的讨论沸沸扬扬。贾亚丁介绍,国外确实有些机构正在对此进行研究,但前提是在患者眼球存在的情况下,与小斌斌的情况相差较远。上述研究的原理是,在眼部植入人工芯片,利用患者原有的视神经,将信号传递到大脑,使患者能模糊地感知到世界。

“我的想法是,孩子的双眼没了,已经很痛苦了。不太愿意让孩子拿不成熟的技术做实验。”

很多人留下捐款就走了

郭志平说,入院以来,他已经接收了来自社会各界的捐款近100万元。一看见陌生人递钱,小斌斌的姐姐赶紧回病房拿来笔和本子,那是郭志平的“受捐助账本”。

记者翻开来,上面密密麻麻记录着这些天送钱来的人名、单位和金额。有的500元,有的几万元。“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很多人不愿意留名,留下钱就走了。”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