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人北京站酿割喉血案 受审时无法完整回答提问

作者:何欣 来源:北京晨报
2013-08-21 14:12:58
分享

精神病人北京站酿割喉血案 受审时无法完整回答提问

从广东老家来京“找吃的”的欧彬月,在北京站捡废品时,因疑心听到有人打电话时提到母亲名字,担心有人加害母亲,便去超市买来尖刀和剪子,于2012年9月6日凌晨,在北京站售票厅内,将正在小憩、毫无防备的一男一女扎死后逃离现场。欧彬月自首后,被鉴定为精神分裂症,属限制责任能力人。昨天,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在当时颇有影响的北京站售票厅“割喉案”。

案情回放

北京站两候车旅客遇害

去年9月6日,北京媒体多援引一目击者描述报道称,事发时这对男女正在排队买票,且“有说有笑,明显认识”,随后双双被人扎死,这使得二人的死因引发众多猜测。昨天,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开庭审理,还原了事件真相,原来这对男女互不相识,只是事发时都躺在售票厅内小憩,相隔数米。而行凶者欧彬月是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其杀人的目的只是为了保护远在千里外的母亲。

1970年出生的欧彬月,是广东云浮市人。在审查起诉期间,检方曾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退回补充侦查,还曾申请延长审查起诉期限。检方称,去年9月6日凌晨3点45分许,在北京火车站2号售票厅内,欧彬月疑心听到有人打手机提到自己家人的名字,担心家人受到伤害,用携带的厨刀向躺在地上睡觉的王某颈部猛刺一刀,后又向同样睡觉的汪某胸部猛刺数刀,致二人当场死亡。欧彬月杀人后逃离现场,后到朝阳门派出所投案。

庭审现场

被告人选择性糊涂

昨日庭审原定于9点开始,因汪某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未能到庭,法官立即同其电话联系,对方表示放弃民事赔偿。随后正式开庭,欧彬月在法警的押解下现身。欧彬月身高约1.6米,身材瘦小,头发稀疏,下巴上留着一小撮胡子。

在法官核对其身份情况时,站在被告人席上的欧彬月始终下意识地前后晃动,两手不断敲击着大腿。由于听说普通话存在一定困难,法院专为其找来一名广东籍的工作人员作为翻译。当公诉人宣读起诉书时,欧彬月半仰着头,脸上挂着一丝微笑(如图),对起诉书指控的罪行和罪名,欧彬月均表示“无异议”。在接下来的庭审过程中,欧彬月大多数时间也是半闭着眼睛呈神游状态,只有审判长和公诉人提到他的名字时,欧彬月才受惊般身子一颤,随即睁眼看向发言者。

庭审中,对于包括刀上指纹、血迹等一些对于其不利的定案证据,欧彬月总是回答“听不懂”或者“不清楚”,而对于其自首、患有精神病等证据,欧彬月倒是很快表示“没意见”。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