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回应王林叫板:"气功大师"是中国的病灶集中爆发

作者:杨涛 来源:红网
2013-07-25 10:53:24
分享

7月23日,司马南在搜狐录制一段15分钟的视频,回应“气功大师”王林对其发出的“隔空发功能戳死他”的言论。司马南称这是“信口雌黄”,并表态他在北京恭候王林阁下,如果王林不来,他将亲赴江西萍乡王林的5层豪宅“王府”门前,接受检验。(7月24日《北京晨报》)

在缺少大师的时代,鬼魅经常横行。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华大地,有多少“气功大师”“特异功能人士”招摇过市,但随后都消失的无影无踪。“王林大师”能存活下来,的确算是一个奇葩。“王林大师”的顽强存在,既是他本人高超的营销手段所致,更是当代中国“官本位”,迷恋名人以及信仰缺失的集中体现,是中国的病灶。

很显然,王林很深刻地了解中国社会生态与普通中国人的心理。当代中国,就是一个“官本位”根深蒂固的国度,“民以吏训师”,一切朝官看,官员是“口合天宪”,掌握权力与教化于一身,言出即真理。他便千方百计靠近官员,与官员合影,拿着官员的合影张扬。其次,他也知道,公众除了迷官,同样也迷星,名人的效应同样巨大,因此,他千方百计接近明星,用与明星的合影“拉大旗作虎皮”。无论的官员效应还是明星效应,都是因为只要有他们站台,就不需要其他证据,不需要逻辑与科学论证,白的可以说成黑的,黑的可以说成白,而魔术把戏也可以说成“特异功能”。当然,起初是王师借助官员、明星来打造自身的“神话”,最后,“神话”形成后,其他官员、明星又慕名于“神话”本身投奔而来,进一步为“神话”背书,“王林大师”不呼之欲出都不行。

“王林大师”现象的出现,也集中反映了中国当下物欲横流,而信仰缺失的现状。旧的意识形态说教,已然让人厌倦,而宗教的意识在“文革”时被横扫,人们不信仰宗教、不知道何为宗教,也不愿意信仰宗教,虽说到庙里烧香的人一年比一年更多,但那不过是一场与神进行的利益交易,是商品交易而不是信仰。但人活着总不能仅仅用物质填充,精神的空虚如果没有其他信仰,巫术必然要来占领。而“王林大师”的适时出现,各种奇淫巧技,外加健身和治病的包装,迅速地占领了人们空虚的心灵。有时,与其说是“王林大师”欺骗了那些空虚的人们,不如说他的出现顺应了这个精神荒芜的世界,是时势造出的“英雄”和“神话”。

当然,“王林大师”在诸多大师纷纷凋谢之时,异军突起,区别在于他更擅自于利用传媒和更擅长于营销。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那些“大师们”,借助现代媒体一鸣惊人,但媒体也是双刃剑,媒体也是势利的,一场运动下来,那些借助媒体扬名的“大师”也死在媒体的“见光”之下。但“王林大师”却是巧于藏拙,他借助于官场与明星们的口口相传,谨慎地与现代传媒保持着距离,所以,他没有遭遇到媒体的“见光死”命运,在“大师”凋零的时代,而笑傲江湖。

幸好的是,这次传媒在马云的行踪中发现了“王林大师”,“王林大师”不得不在传媒之下,剥光衣服来接受检验了,这表明我们的传媒正在成熟,公民社会也走向成熟。个人觉得,“王林大师”既然说可以“用气功隔几十米都能戳死”司马南,而司马南也愿意接受挑战,并且还愿意上门他,我看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骝骝就知道,“王林大师”不妨来接近挑战,如此,不就一切都明了吗?

不过,我对“大师”们因此而杜绝并不抱太大的信心,如果我们的土壤不变,更多的“大师”还会冒出来,割了“王林大师”,不过是在病灶上割了一个疮,并不能治病根的。

实习编辑 夏雪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