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乞丐"捡钱包为归还急 "留下钱心里不踏实"

来源:广州日报
2013-01-30 08:40:21
分享

  吴卓云说起儿子泪水连连,儿子(图右着红衣者)则在一旁笑嘻嘻的。

  吴卓云给儿子喂饭。

  乞丐吴卓云捡到一个内有现金3400多元的钱包,因想着“失主肯定很着急”,她马上把它交到了厚街车站售票处,因此被誉为:“最美乞丐”

  在厚街车站流浪乞讨的安徽人吴卓云今年48岁,她带着23岁的智障儿子靠乞讨生活,晚上就睡在路边,平常并不引人注意。不过这两天,她有了一个新的称号——“最美乞丐”。

  1月26日,她在站内捡到一个厚厚的钱包,因想着“失主肯定很着急”,马上将钱包交到了车站售票处,希望车站广播找人。她说“人家挣钱也不容易,留着这钱我心里不踏实”。

  遗憾的是,车站的工作人员在收到钱包一个多小时后也没广播找人。后在民警的干预下,工作人员将钱包拿了出来,里面有现金3400多元。

  当时在场的不少老乡都说吴卓云傻,说她“天天讨饭,这么困难,干嘛要把钱包交上去……”但吴卓云说:“我觉得我做得对。”

  一年前来莞乞讨母子都是残疾

  昨天中午,记者来到厚街车站时,吴卓云正紧拉着儿子从车站对面的绿化带走过来。她身上背着一个布袋,手里拿着一个搪瓷碗,碗里装着她和儿子两人的残疾证。

  吴卓云是安徽濉溪县双堆集镇后周村前周庄人,她的左脚前脚掌残缺,是5岁的时候家里失火,有病的爸爸来不及救火,她的前脚掌被烧掉了。她的23岁的儿子周毛可在4岁时打针打坏了脑子,现在是智障人。

  “家里太穷了,孩子爸爸在家里捡垃圾,我就带着儿子出来讨饭了。老乡说东莞人钱多,天气也暖和,我们一年前就来到了东莞。”吴卓云说。

  吴卓云说,他们母子先是在虎门乞讨,两个月前来到厚街车站,每天在车站内外乞讨。“白天捡些别人的剩菜、剩饭吃,晚上就睡在路边屋檐下,盖的被子是捡来的,放在桥底下,有时候被清洁工扫走了,就没得盖了。”她告诉记者。

  “儿子智力有问题,衣服要我给他穿,拉了屎要我给他擦屁股。他有时还喜欢乱跑,我就在后面追他,把他紧紧抱住,怕他跑丢了。他发脾气的时候还打我,今天上午就被他打了好几下,还痛呢。”说着,她摸了摸脸。

  “留下这钱,我心里不踏实”

  吴卓云说,在厚街车站,一天乞讨下来,最多能讨一二十元。不少等车的人一看到她,往往都很嫌弃地说:“走开走开,我没钱。”

  1月26日下午4时许,吴卓云在厚街车站内乞讨时,发现靠墙的一个椅子下面有个钱包。

  “我问旁边的人,是你掉的钱包吗?他说不是,我就把钱包捡起来了。(钱包)很厚,里面有一沓钱。我拉着儿子,把钱包拿到了售票处,想让车站广播找一下那个丢了钱包的人。”吴卓云说,“人家丢了钱包,心里肯定很着急,人家挣钱也不容易。”

  她说她根本没想过要把钱包昧下。“留着这钱,我心里不踏实,还不如自己讨钱花得痛快”。

  “后来我到车站外面,跟在那儿拉客的老乡说了这事儿,他们说‘你傻啊?天天讨饭,这么困难,干吗要把钱包交上去?’他们还说我儿子是小傻子,我是大傻子。”

  “那你怎么想?”记者问。“我觉得我做得对。”吴卓云答。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